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首页
留言簿共有1076 篇留言
<<< 1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981 至1000
霍博
也许这就是生活

冯唐是真的火了,他是应该受到这个待遇的。在一年半前,冯唐在出现闹哄哄的天涯论坛开始贴《18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那时候,在天涯上认真看小说的人已经很少了,那早成为了拍砖、掐架的好地方。而冯唐的“在协和医科大学学医八年,获医学博士学位,论文涉及妇科肿瘤的隐秘起源。赴美学商二年,获MBA。”这样的身份却太能钩起人的好奇心。就这样一些潜水已久或者忙着拍砖的新老同学们多少都仔细了这些文字。从那一刻起,我们就知道冯唐注定将带着他那一身狡黠之气杀向乱七八糟的图书市场,并在中间冲出一条血路。即使书里的那些成长过程中的琐事和噱头并不稀奇,但还是很容易的把他和那些小屁孩散发着忧伤的“青春文学”区别开来。
  他这个妇科博士和洋买办身份也让人常想起王小波,图雅。太多的高手都和中文这个古老的行当没有太多的关系。冯唐身上尽管能看得到王朔,王小波的影子,但他又轻易的跳了出来,对于躁动青春里的奋不顾身,同为北京土著且年纪相差不大的石康作品里的气质可能与他更为接近。只是冯唐有着更干净利落,明快犀利的北京土话,比石康更加的叽叽歪歪,更加的自恋且充盈生猛、诡异之气。就像黄集伟曾经说过“谁都有过青春,可谁的青春也不会像琼瑶小说那样纯净与单一。”在《万物生长》里他用着医学术语插科打诨、贫嘴滑舌讲述着医学院里的这些高智商动物被挤压的青春。在那些直言不讳的性段子里,在那些福耳马林浸泡过话语里,冯唐轻松的进行着文字的狂欢。
  而比起石康的《晃晃悠悠》里的阿莱,《18岁给我一个姑娘》里的朱裳显得飘忽得多,这个名叫秋水的男主人公爱得更多的显然是他自己和那些无所畏惧的日子。虽然秋水也爱拿自己开涮,但下面隐藏着的确是更深的自恋。在这两本说小说里冯唐显示出来的臭贫和卖弄学问的能力,让无数人都见识到了他的幼功深厚,就像他自己所说的那样。
  也许很多年后,我们会老得记不清楚这两本小说的人物,剧情。但是有些话,我想是应该刻在大脑皮层的最深处。“别看我长得像个杀猪的,其实我是个写诗的。”“生命妈的太短了,比小鸡鸡还短。”
Sun November 26 2006 15:40:04

单正平
2005年翻书大约在三百种以上,总体印象是:有见解的大多无趣味,有趣味常常少见解,有知识的很少有思想,有思想的十之八九缺少必要知识支撑。感觉比较好的是北京新锐作家冯唐的随笔《猪和蝴蝶》(作家出版社)。李敬泽评他在七十年代作家中属第一。有人说他“贫嘴三流,叙述二流,每每关键时候的意象一流,至于文字魅力,绝对独步天下。”如此评价也许失当,但他的文章确实能集见解、知识和幽默俏皮于一身。比如评张爱玲:“张爱玲是个异数,你可以不爱读,但是挑不出任何短处。张爱玲巨大的旗袍阴影之下,新锐女作家不脱,如何出头?”真是妙语!他批评中国文学的短文大多如此,只有百把字乃至几十字,但常有不同流俗之见。近十年来,可以与之媲美的批评大概要算庄周的《齐人物论》。
Sat November 25 2006 14:09:04

荷花
来看看你
Sat November 25 2006 13:01:02 - 海南

下山虎
人这个东西都自恋的

撕开脸皮说实话,人这个东西都自恋的,我已经快要到了恶心的地步了。我被自己这个毛病困扰不已,就像屁眼正中间长了个斗大的痔疮,职业还偏偏是坐台的,虽然坐台不是一定在台子上坐着,但至少要时常坐着,所以当它想使你难受的时候,你根本摆脱不了。

一般来说,无知者的确无畏,比如欣赏不了文字之美的文盲,拿鲁迅文集垫了桌脚还嫌不够稳撒了酒。比如我表弟,靠!两万八买了个笔记本电脑天天只翻扑克牌,键盘缝里面时常掉出来烟头,瓜子皮,臭袜子。用冯唐的话说:花间喝道,焚琴煮鹤,吃西施馅儿的饺子。这些人你要想震撼他一下,除非你以一敌五喝翻他一票,或者买个八万二的笔记本电脑拍核桃。像我这种人,标准不太高的话还算小半个文化人,即便自恋,适当的时候有人跳将出来,狠狠的拍一板砖,还是非常有震慑作用的。

比如最近就被狠狠的拍了一砖,拍得我痛哭流涕,捶胸顿足,哭爹喊娘。我一直认为,白话文无论是内在的意境,还是外在的优美,永远也达不到古汉语的水平,但我万万没想到的是,满篇充满生殖器官的京味儿贫嘴,竟然也能贫的这么优美,这么耐人寻味,让人惊喜不已,赞叹不已,转而自卑不已。这人叫冯唐。

老周是个流氓,是我在QQ群里认识的 整日无所事事拎着板砖四处晃悠,路见太平就上去磕两下,争取能兴些小风小浪。自己写不出什么能让人留下印象的作品,但评论起他人的书或者电影,绝对是一把好手,网络上没几人能出其右。所以我上了豆瓣,时常会去看看这家伙最近在搞什么有趣的事情。因为我没那么多时间到茫茫书海打捞精品,所以听人介绍最省事儿。于是就看到他力荐冯唐。一般来说,像这样的流氓,除非你答应他每周请他喝酒,或让他十分佩服,否则是得不到他一个字赞扬的。可他四处卖力的把冯唐往外推,而以冯唐的生活圈来看又断然不会天天请他喝酒,所以我一定要去看看谁把这人给收服了。

冯唐名头颇多,是北京协和医科大学博士,又跑美国拿了MBA,却在麦肯锡做咨询师。用李敬泽的评价,是所谓“文坛外高手”。!他的《18岁给我一个姑娘》获得什么什么新人奖,《万物生长》这么优秀的作品出自2001年,5年过去了,拿个新人奖,您说都是什么人在当评论家?所幸的是他干脆就是“文坛外高手”,又不必拿奖项评职称,也不必在作协混职位,索性就像玩儿一样吧~~

最近一直在阅读,如果25岁才发现阅读多么有趣的话,我想还不算晚。其实让一个“文氓”(文学流氓)激发起阅读兴趣,是挺不光彩的一件事。不管谁激发的,爱上读书就是好结果。你若不喜欢阅读,那就去看看冯唐。如果看完了还不喜欢,那说明你与文字无缘,建议你去邮局订购2007年的《知音》吧。
Thu November 23 2006 15:36:14

半袋小饼干 | june_1123@hotmail.com | juneindex.spaces.live.com/
  其实最开始的时候看的是《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好多年没看下来过一本整书的我在“五一”的几天里走到哪就把《十八》带到哪,还有对《十八》的解释——这本书不是像你们想的那样呀,封底书摘那几段并不是本书的全貌...唉...感谢小编、感谢出版社呀,让大家重新认识了我,让二十七年来一直给大家以老实本份孩子印象的我,被第一次误以为是在看涉黄书籍...
  然后就是马不停蹄的在按《十八》上的指示在卓越上买了《万物生长》还有《猪和蝴蝶》。顺便说一句,上班越上越懒,这几年俺的书都是网上买了,网评和对书的第一印象对我选书意义甚大,希望出版社注意。不过实话说,即使在书店里,俺也是凭第一眼去选书的,且不会选错!的确《猪和蝴蝶》是我这几年看过的最好看最过瘾的书,以前觉得《十八》就已经很高级了,可是《猪》更高级,哈哈,怎么说呢,每一篇都能得到通读一本的快感!
  然后就是现在看的《万物生长》。说实话,《万物》的封面设计可是真不怎么样,像是农业实用教材。不过瑕不掩瑜,皮儿烂了,瓤儿好好的也行。在我的影响下,售姐同事兼朋友也看了全套的在售小说,感谢我的成功推广吧~不过回应却说《万物》没《十八》犀利,不好看。可是我觉得不好说,写作时期不同,各有各的风采。
  早就看到网上有《欢喜》,可是一直没有看,因为我还是不习惯用屏幕阅读。没法子,不双手捧手仰在床上我就没有阅读感。所以由衷希望纸质读本早日面世~
  不知道《北京北京》最后是个什么样子,又希望冯唐能够彻底走出秋水的影子,又怕真的走出来了就不再是那个犀利的曾医科青年的冯唐了。毕竟这么多年,在文坛上,这么给北京人争面子的,又知识型、又阳刚型,骂人又不是那老三样的北京大爷的太稀缺了。
  最后说一句,看了冯兄的书对以往的人生观产生了一定的动摇。活着并不是为了什么,为了别人什么。为了成为花朵?为了成为天使?经历就是一种宝贵的财富,疼痛与快乐并存,这样才是一个完整的人。
Tue November 21 2006 14:35:18 - 北京

转贴:和菜头
12时,MSN上见到冯唐。问他小说的事,答应我一旦写完先给我看。但是他在网上连载,不知道会不会受评论的影响。他告诉我说,一旦开始写作,他完全不受控制。所做的事情只是他的肉身去完成打字而已,写小说并不是他,那东西在他脑子里是完全独立的一个东西,他不可能去影响。我没想到他居然能持久地停驻在那种状态里,希望他尽快完成,不要呆得时间太长,那状态不是个好状态。最后不皈依宗教的话,要么死于麻醉品中毒,要么就会自杀。
Tue November 21 2006 12:17:10

贾谬
超女干他娘,读读冯唐
  
  
  我很少去天涯社区的舞文弄墨,因为那里良莠不齐,鱼龙混杂。但我经常听说,舞文最近有出了什么什么牛人。
  我就是顺着这样的声音,去翻看了冯唐发在舞文的贴子,<<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
  冯唐注册的资料上写着:北京人,现居香港。我以为是一个刚出道的写手,为了在江湖上好混,便故意给自己贴了些传奇的标签。
  当我打开贴子,冯唐的文字像无数美女的小手,紧紧抓住了我。从来没有一种文字,能带给我如此新鲜的快感。我觉得自己的每一个毛孔都像春水中的鱼,冒着轻快的气泡。
  如此在你牙缝里塞满京味的文章,作者怎能不是一个北京人,一个热爱北京的人。如此好玩的一个人,怎么不可能“现居香港”,他现在住在火星上,我也信。
  
  
  不知什么原因,冯唐忽然在网上消失了。天涯社区的服务器很堵,<<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我还没看完。
  有一天逛书店,欣然发现冯唐的这部小说出版了。我立即解囊,用物质文明置换了精神文明。
  一卷在手,打开书页,就能进入一个快感如春风中的柳絮,漫天飞舞的世界。那种快感只属于青春期,它体格瘦硬,气质飞扬。茶前酒后,夕阳下孤枕边,展开书卷就能让你所有感官飞起来,就能让你忘却俗务,心生豪迈。
  
  
  冯唐说,他最喜欢的动物是猪和蝴蝶,他的首部随笔集也以此命名。似乎是为了向冯唐致敬,<<猪之歌>>和<<两只蝴蝶>>,从网络到街市,一夜间占领了无数人的耳膜和口腔。
  不经意,博客也像趟过男人河的女人,体态雍容神采丰韵起来。我打开百度,在万千博客中寻找冯唐,寻找他那绝色的文字。
  可惜收获只是吉光片羽,都是读过的东西。蓦然回首,却在老罗的牛博网发现了这厮的倩影。
  似乎一夜间,冯唐贴出了库存的十数篇文章。现在又开始了<<北京北京>>的长篇连载。
  热爱冯唐文字如我等,有福了。
  期待冯唐的<<北京北京>>和<<欢喜>>,如同期待一场美丽的约会。我知道我还将,为绝色倾倒。
  
  
  我相信千年后,冯唐这个名字,让后人想起的不是那个仕途艰难的老男人,而是纵横文字妙笔生花的北京才子。
  
  (贾谬/2006.11.18,北京)
Tue November 21 2006 09:26:18

好些评论在这里
http://www.douban.com/subject/1223778/
Tue November 21 2006 09:10:54

刘书声
今年春节从广东回长沙时在白云机场的书店买了本叫《小说界》的杂志,准备用它来打发一个小时的旅途,其实当时买它主要还是因为春树在上面发表了新作《童年往事》。一个小时后,飞机从夕阳无限好的万米高空开始下降,进入暗如黑夜的长沙上空,而杂志业已粗略地读完,内容如同身边的白云骤然变成乌云,能分辨的东西淡得有些稀薄,经不起拿捏。
  
  大概两个月后,在网友毛小懋的博客看见他极力推崇一个叫冯唐的作家,号称王小波第二,是文坛外一名副其实的“高手”。我恨恨然,因为自己之前并无留意过此人。但也总有种陌生的熟悉,于是在心里默念着“这个哥哥哪里见过!”。百度一下才恍然醒悟,原来那本《小说界》重点刊登的正是冯唐的长篇小说——《欢喜》,不幸的是,我像农民刨地似的想了老半天,硬是没记起到底在“欢喜”些什么。
  
  我一直觉得叫“冯唐”这个名字应该压力很大,因为汉朝那个老头的阴影是无法没抹除的,所以我们没有理由相信一个两千多年后的年轻人有如何的历经沧桑;与此同时,我们也有理由相信他的确是个牛人,才能轻而易举地“冯唐易老”又或者“李广难封”。不信去看看他的履历:冯唐,生于1971年,北京土著。协和医科大学学医八年,获医学博士学位,论文涉及妇科肿瘤的隐秘起源。赴美学商二年,获MBA。曾就职于麦肯锡公司,从事军师或幕僚或师爷之类的工作。现居香港,供职于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国企。
  
  最近花了一个星期仔细地读他的《万物生长》。此书市场上少见,七月份好不容易在网上买了本不只是正还是盗的版本,一时竟兴奋地忘记买来是要读的,如同时髦的小姐上街意外发现件特中意的服装,买回来收藏在橱柜里,等过时了才想起还有件新衣服没穿过。只是,穿上身后对着镜子左看右看,就是不觉得有多么漂亮。也不知究竟是自身条件有限还是物品实在是不行。
  
  北京人的确是天生的写小说的料,大概是《道德经》看多了,自然而然就运用了“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总而言之,能扯的他们绝对不放过,不能扯的也不弃不挠,那种誓不罢休的毅力跟二万五千里长征有得一拼。
  
  《万物生长》是一本关于“成长”的书,这是冯唐自己的本意,也正如他自己所说:“这部小说是个失败”,最初他“想写一个过来人的成长过程,后来只写出了一种状态”。在我看来,这个结论还不大实在,应该说是,只写出了一次琐碎的事件。整本书250多页,近18万字,按作者构思的初衷来说,“成长”似乎仅仅是一个意图表达的核心内心,可惜的是,事实不遂人愿。这次“琐碎事件”其实就是人体解剖考试前后那几天主人公秋水遇到了一个叫柳青的女人,然后是一些天马行空的调侃,加上一丝丝初恋的味道和些许刻板得如同毕业论文的所谓爱情。读者看见的不是“成长”而是“长成”,长得成为了“欠抽的样子”。
  
  我不知道冯唐是怎么被那些无聊得几近无赖的书评家或者书商定位为“王小波第二的”,就像当年余杰被成为“大陆的李敖”一样,让人乍一看心生敬畏之意,细品之后有种被骗想骂街的感觉。当然,说这些话,我并不是说冯唐的小说一无是处,起码他的小说在现在的中国文坛中,还是很值得一读的,比起那些整天靠名号吃饭绑着作协的合约欺世盗名的作家要强得多。接下来准备再读一次他的《欢喜》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相信不会令我太过失望罢!
Tue November 21 2006 09:08:53

只是玩笑
偶然看到冯唐的杂文。漏夜一口气读完。那感觉就是他自己说的,杂花生树,群莺乱飞。象看了一场高妙的剑术或者舞蹈。看不清一招一式,一收一放,只觉得气场从爆炸中心一圈圈往外推。心里只留下感觉和印象。可是说不清击中我的是哪种姿势,哪个眼神。

我早就听说了冯唐。也看过他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不觉得怎样。那部小说,在我眼里,脉络清晰,思路明白,于是表达偏于平淡,结构变得松散。我的毛病是,我看得太懂的东西,就会觉得不甘心。就象是看自己的文字总觉得还可以更好的心理。当时想的是,哪天我也写本长篇来玩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那种的,不会比这本差。

但他的杂文确实让我晕了。但我不服气。我再读。

我按下录像带的回放键。我要看清分解动作。我想弄明白腰是往哪个方向转的,头是朝哪个方向摆的,双腿是并拢还是分开的,两手是放在胸前还是举过头顶。

看清了。我就笑了。就象是看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时那样笑了。冯唐的自我,从气场后面,带着牛皮哄哄的表情走了出来。

这感觉,当然可能不全面。因为我读到的,基本上是他评书评人的文字。但冯唐总是冯唐。我在他的评语后面,看到的总是那个一遍遍反省自我,一遍遍鼓励自我,一遍遍放纵自我,一遍遍苛刻自我的冯唐。所谓“文章千古事,七零尚不知”。冯唐,自然就是七零后的。就是那个想一辈子当流氓和怪物的人。就是那个在禁书和非禁书里都读到色情(他说是情色)然后立言说自己的十本长篇里要写一本禁书的人。就是在少年时光被文字祸害了以后发誓要用自己的文字去祸害下一代黑瘦少年的人。

是那个不能全心全意走黑道,也不能全心全意走白道,但是知道,“我还是忘记不了文字之美”的人。

我想说的是,这句话真的感动了我。
Tue November 21 2006 09:06:34

酒葫芦
冯唐,为什么80%的麦肯锡男人喜欢的电影都是教父? 难道麦肯锡和黑社会还有一道?嘿嘿.
Mon November 20 2006 21:47:16

;菽\╯ | ypaimg520@126.com
看上去好拽的人呀
我以后要能想这样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惜我还要苦读
何时是个头
何时才能结束
……
Mon November 20 2006 11:46:36 - 新疆

微笑的女王
在网上读完了冯唐的这部小说——《万物生长》。题目寓意很明显,这就是一部描写成长的小说,不管主人公叫秋水也好春水也好,总之细节是真的,场景是真的,桥段是真的,情感也是真的。再加上虚构一点,夸张一点,让回忆扭曲一点,让联想丰富一点,青春就早些时候有人把它推荐给我,我十二分积极地读了几章,发现这不过是一部沾沾自喜的自恋狂和思维活跃的色情狂的“中国式摩痞”成长回忆录,于是把它搁置在了我庞大的IE收藏夹的队伍中。留待一个像今天这样心血来潮的日子,打开收藏夹,重又提起阅读的兴趣。
第二遍读它时,我确实读出了一些清晰的情绪。小说中津津乐道的欲望也正是男人们成长的主旋律:他们是如何从一个处男变成了一个流氓,他们是如何从一个纯情少年变成了一个眉头也不挑一下的魔王。在那些何其相似的初恋情结中,无论哪个男主人公都只不过是个惨绿少年,日夜思念着心中那个长发的姑娘。牵牵小手,轻抚发梢,甚至流连的目光都能拨动那敏感的琴弦,让他夜不能寐。
许多年后的今天,他依旧夜不能寐——也许是因为某个裁员的传闻,也许是因为昨夜的不举,也许是因为日渐明显的肚腩。却不再是因为曾经的那个姑娘。
于是,男人们啊,就像小说里写的,在种种时候——“风起了,雨落了,雪飞了,酒高了,夜深了,人散了”……但凡在这样的时候,那张青春的脸庞鬼魅般浮现,她神情单纯,肌肤光滑,幽幽地注视着你。你依稀望见她笑盈盈地捧起你的脸颊,然后你便在心里对自己说:“就是现在,倒数三二一,叹息吧”。
处在“现在”这一刻,怀念过去,这不正是一件相当悲哀的事情。倘若为你找回那个你悔恨着错过的姑娘,你们至多也不过禽兽一场了事。难道你想让她给你生个娃娃,听他叫你爸爸?几滴污浊的眼泪或者几次呐喊的高潮以后,该回家还是回家,该骗老婆还是骗老婆,该装孙子还是装孙子。这不是更可悲。
现实的悲哀和现实的无赖都在于,你可以排出一长串在英文中叫作虚拟语气的句子——“我多希望当时能够啥啥啥啊!”而不用负任何责任。所以我说,回忆充其量不过是用来意淫的。那些闪闪发光的部分,你以为它是你人生中值得一辈子记住的完美时光吗?错。那不过是你自己对焦不准。你已经落入悲惨的现实了,每一分钟都是真实的。
青春的狗日子就这样一去不复返了。
天天喝着小酒,天天跟着电音瞎晃,天天HIGH大发了,你也只是个老头儿,喜欢意淫但实则早已不举多年的老头儿,一个可悲的老头儿。
“真实的生活中,多数的故事并不完整,多数没发育成熟的人物有各种各样混蛋的地方。即使造出来时间机器,重新过一遍充满遗憾的年少时光,不完整的故事还是不完整,混蛋的地方还要混蛋。所有的遗憾,一点不能改变。”
假若有兴趣,你也可以读一读这部小说,或者干脆自己写一写一部这样的小说。像我一样,感伤一阵儿;像小狗追着自己的尾巴一样,再骚动一阵儿。也挺好。
Sun November 19 2006 11:35:35

心是主人身是客
所看见的对此书的评价都很高,读完,感觉不过如此。可能每个在大学时代,心上有个初恋,身边有个女友的瘦个子聪明贫嘴男生才会有共鸣。遗憾的是,我不是。
  
  全书不晓得想表达什么主旨,对初恋的伤逝吧,又和女友做爱做得很起劲;和女友日生情吧,心思又时常飘回初恋那里;男主角是个万人迷,深得女人缘,女人们发狂似地爱恋他,最后又无一不始乱终弃,先提出分手,还用“我太爱你了,所以不得不离开你”的蹩脚借口,我晕!这种莫名其妙的借口在琼瑶阿姨著作中常会被用来赚取眼泪。
  
  当然,也可以说主旨就是表达迷失,──青春期的迷失。青春期思维混乱,心灵脆弱,荷尔蒙分泌过多,特别容易患青春期精神分裂症,所以经常莫名其妙。这,我没有话说。
  
  作者在文字驾驭能力方面,极其出色;遣词用句,流露出肚子里下载了好几部四库全书。在网上读过他的好几篇杂文,非常犀利,比其小说优异多了。不过,更优异的恐怕是作者本人:北京协和大学医科博士;美国工商管理硕士;麦肯钖公司前任幕僚。不会是大家看到了这样的一份简历,被吓窒了,根本不敢提什么意见了吧?
  
  当初开卷时,见前面作者自题:“心智未健全,难容异端者,敬请止步。”满怀信心,大步跨进书去,想自已肯定不属于这类,我是顶讨厌那些难容异端者。到全书读毕,翻前,再看此话,发现原来我心智未健全,倒是此书给我的意想不到的收获。一笑。
Sun November 19 2006 08:51:10

浮华如云
在一共两个小时的飞行里,看完了冯唐的第一本《万物生长》。他是鬼才。看似流氓又恶俗的文字后面,却清楚地感受着他内心的纯净。他有着七十年代人传奇式的经历,也有北京土著的大气。像是一个把人体,人性,人的六七种欲望,人的千万种嘴脸都看透了,站在本该耶稣站的地方俯视着我们。那些(像我,也许也像你)的人们,行为最下流,却在用最干净的思想活着。
还买过一本他的书《18岁给我一个姑娘》。不太敢看,可能怕看了之后就觉得没有新意,没有现在这么深的感触了。
Sun November 19 2006 08:49:36

近年经典(中华读书报)
《幻城》郭敬明著春风文艺出版社2003年1月版

在《幻城》和它的作者已经被炒作得几尽泛滥的时候,说起青春文学而不提《幻城》,那简直是罪过,有更多的人认为,青春文学就是从《幻城》始发轫的。

的确,《幻城》语言是毋庸置疑的唯美,精致华丽的语言没有丝毫的堆砌感,卡索和樱
,拥立在漫天飞舞的樱花中,被扬起的及地的白发白袍蹁跹舞动,英俊的面孔镌刻着亘古的忧伤。对于当今浮躁的社会,这等清雅悠远的文字定是大受青睐的。

作为读书报的编辑,也有幸和郭敬明接触过数次,在我看来,年青的郭敬明似乎已经由于虚荣的溢美之词而承受不住任何批判的眼光和犀利的言辞了。事实上,事情远远不止这么简单。郭掌门的《梦里花落知多少》被判抄袭,而他藉身出名的《幻城》也在网上被传出抄袭好友颜歌的消息。少年得志者,请小心身后的那条狐狸尾巴。

《万物生长》冯唐著初版:中国电影出版社,再版:中国青年出版社

这应该是一本经典的成长小说,“有些人就是这么长大的”。一群焦虑彷徨的医大学生,他们残酷而庸常的青春岁月,焦虑且憧憬、绝望又安详。

《红×》李傻傻著花城出版社2004年7月版

一个不满十八岁的少年经历了一次精神与物质的双重流浪生活,仅就这一次,似乎就是一生。因为旷课和划破学校玻璃,因为打架与无所事事,最终他被学校开除了,被开除后的他要与父母周旋,以给他们造成假象———他仍然在学校刻苦学习考大学,他还要与几个女孩周旋,以获得与她们的肉体进行狂欢的时机,他还要与饥饿的胃周旋,与精神的歇斯底里和身体的肮脏周旋,他要与一切妨碍他存活于世的障碍周旋。

在八零后颇有市场的嚎叫、自恋、无厘头中,李傻傻在叙述中体现了非凡的耐心与沉着,许多诗意的跳跃与智慧的闪现,使他的文章具有了清洌口感。

《愤青时代》 胡坚著 长江文艺出版社2005年5月版

2002年的盛夏,最热的莫过于长江文艺出版社推出的《愤青时代》及其作者掀起的“胡坚事件”:武汉市十四中学高三学生胡坚,把自己在网络上受到很高评价的三篇小说和一篇在《东方》杂志上发表的教育论文结集为《愤青时代》出版,公然声称出此书的目的是为了获得北大的特招,一时引起各大媒体争相报道,社会各界广泛关注。

但无论如何,《愤青时代》可算是一本“充满智慧的写作”。想像汪洋恣肆,嬉笑怒骂不显于色,从容淡定中看风云变化,异想天开里却暗藏沉郁冷眼,行文亦古亦今穿梭自如,有人评论,胡坚的锋芒和他的幽默、博学占有同等的重要地位,对所谓历史的不屑和对现实的批判,他选择了非常明确的表达方式。

《悟空传》 今何在著 光明日报出版社2002年8月版

《悟空传》借助经典发展经典,完成了自己的一次成功尝试。《悟空传》的主题与《西游记》那种师徒四人团结一致历尽艰难到西天取经的道德理想主题已经完全不同,它对传统的《西游记》的主题和价值世界进行了颠覆和解构,变成了后现代世俗主题。
Fri November 17 2006 13:41:19

Pat
冯唐
真正的你是个什么人呢?
8年协和,不当医生是你最明智之选吧!
Wed November 15 2006 13:27:15 - 广东

柒玖巴陵~7980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初读冯唐
开螺 @ 2006-11-03 09:38


终于发现了冯唐,一笔顺眼的文字,一股舒心的意气,相见恨晚。在众多长长短短的捧脚小文中居然真有几篇比较靠谱的东西,解我久惑。其一,有人说看过他的小说中心中怅然若失,然后解释这叫入戏太深。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我深的时候有点偏多。其二,如果感觉与作者心有契契,在书中找到一星半点自己的影子,那叫共鸣。哦,就是这样,我影子杀手接近于精神分裂。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里真有我的影子,当我看到主人公秋水处心积虑地用《阁楼》和《龙虎豹》换来和心仪的姑娘同桌的机会就笑得很开心。这一点,我NB坏了!尽管冯唐有笔力可以将朱裳写得镜花水月,让秋水和读者无限遐想和意淫,我也不相信他能拥有我当年那般气数一年一个分别搞定班花和校花——哦!哦!旁边的那个人!(想象中老婆在用10T的大锤狠狠滴敲我脑袋)
她们的美丽印象不可能不带有学生的审美情趣,但却是公认的,对不谙世事的小男人至关重要。那时,我怀着强烈的自卑感躲在倾慕的人群里,幼小的心灵长久地包裹着单相思的情愫。她们知道自己是无数目光的焦点,但肯定不知道其中的一束毒辣而充满耐心。我把阴谋埋在那两位同桌身上。他们单纯而愿意相信,都以为听起来颇有道理的支招可手到擒来。当然,最后的结果是烦燥而爆发,先后把位置让给了狗头军师——我。
故事的精彩到这里嘎然而止。一个小男生知道如何陷人于不义却不晓得如何继续攻城拔寨,占山为王。他近水楼台,却用傻呼呼的真诚去换苹果。真诚肯定是能打动人,只是若干年后,当她们明白我这人还不错时早已为人妻母……
有点年纪了身后总拖着一大段回忆,时不时需要理顺一下不然以为是堆垃圾。但是,不哄着身边人就要生事:
老婆我给你讲个故事你快睡呀……
从前,一个小男孩怯生生地伸出小手。
上帝轻轻地在他手心里放上一颗糖果……
他高兴地大喊:
那给我一顿大餐!

一大嘴巴把他从梦中抽醒!

就这样,老婆,我先看见了星星,然后看见了你……
Tue November 14 2006 15:37:00

傲睿
枪火看到留言后加我QQ,50287187
Tue November 14 2006 04:14:42

Darkness,the paradise of devil
汇报一下最近的精神生活,刚订购了冯唐的《18岁给我一个姑娘》和《万物生长》,此人古文功底及其深厚,文思敏捷条理清晰,有理科生的特点,文风犀利幽默,文字华美颓废,语言极为流畅又京味浓重,透着一股聪明和灵气,是我最爱读的文字之一,读起来不知不觉一马平川一泄千里。这人青年学医,后来赴美深造学MBA现在边从事管理边写作。说白了就是一个老混混,不过境界挺高,混到了靠笔吃饭,并且已然混成人精了,建议大家没事读读,保管让你看完一遍想看第二遍。最近没怎么淘盘,买了两部史莱克,还是这种片子看着轻松。还买了电影往事,似乎片名带往事的片子对我都有吸引力,《美国往事》仍然是我最爱之一。
Thu November 9 2006 13:53:18

<<< 1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