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首页
留言簿共有1076 篇留言
<<< 1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961 至980
徐旸 | chonghuiyuewu@163.com | chonghuiyuewu@sohu.com
我是中央美院建筑系的在读生~~最近很迷冯唐的文字,刚拜读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觉得我要是一个男生的话一定会觉得写的就是自己~在当当网上等《万物生长》到货,已经等了足足一个月了,第一次这么热衷于一本未曾蒙面的书,可以让我如此的等待,就已经无需用言语来说明它的价值了。
刚才在寝室门口猛然看到冯唐要来讲座的海报,第一反应就是掏出手机看日期,竟然就是明天~~~最近别墅的课题忙得已经焦头烂额,但是无论如何一定要见见这位高人的面目~只是遗憾的是先前买的姑娘一书借出去了,明天没办法要签名,于是刚才决定再买一本,连着《猪与蝴蝶》一起,要他们快递过来,可惜万物生长依然没有到货~~~~遗憾呀~~希望明天可以坐到前排,可以要到签名~~~拜托啦~~~
Tue December 26 2006 07:20:01 - 中央美院建筑学院

小学生
从来不觉得睡五星级宾馆的大床,一顿吃掉你三个月薪水的正点大餐是什么好事,如果觉得好,那是没享受过,如果还觉得好,建议闲暇时少写字少泡妞,去做做HOUSE KEEPING,进香格里拉的厨房做做帮厨什么的,生活在社会最底层才有闲功夫洞穿社会细节,一个字:脏。再高一点的境界:脏并快乐着。这也不是我说的,是苏东坡说的,要不哪来的“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码字人的态度向来是:即使是肉体悲愤,也不会仇恨社会。你见过几个码字人打砸抢的?逼急了我们顶多《废都》或者转投《法制文学》门下。委屈一点儿,总能求全。凡事不必数到七,领取而今现在也是一种生活态度。农民伯伯的生活观是做人造飞弹不如造人,人多了能种地能生孩子关键时刻还可以有人墙抵御飞弹,再说人多了杀也杀不完,任你有再高级的飞弹总有打光的时候吧?那么多人就算是做人肉馅儿的包子也还得耗你个十年八年的。我上小学以前,整天听哥哥姐姐说人是人生的,妖是妖生的,人妖也要灭。不知道他们大学生宿舍还是七个人一间房:那么挤!挤得热闹,可以打牌,挤得折腾,可以打架。怕挤又怕折腾,我跑了,所以至今填表还填小学文化。
Sun December 24 2006 06:34:26

古月照今人
朋友们有喜欢和我聊冯哥的加我QQ532157583或liuqi_383@sina.com
Sun December 24 2006 02:37:44

古月照今人 | liuqi_383@sina.com | 532157583
俺是昨天才看到这本《18》的知道吗?俺可是在俺经常去挑选成人书籍的地方选到的(不好意思啊有损你的巨著啊)我怀着激动的心情跑到家脑袋正在想是否还是在被子里看啊!(鄙人是学生)趁着没人的时候我翻开了这本“黄书”哎这次第怎一个笑字了得!
我一笑此书太疯癫--好耍!
我二笑此书太不良--写我!
我三笑此书太猖狂--大胆!
冯哥(可否亲切的称你一声)你咋就把俺的事写上你的书了啊??
好书啊!!!
Sun December 24 2006 02:32:26 - 重庆

史史
冯唐是个引子(待续)
抱着一本青春类小说在楼道读了通宵,连自己都有些奇怪了。
最初要翻它的原因极其简单,就是要听个有流氓气质的文字高手讲故事。
想来最初迷恋上冯唐的就是他的文字,有些阳光灿烂下的“动物凶猛”,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盎然,鲜活里不失老道,调侃中不流于恶俗。读下去没多久,才发现文字已经变成可有可无的东西,反而是某些难以琢磨的情绪沾满了我
整个记忆。
过去的岁月简单,干净,所以美好。
也许冯唐只是个引子,接踵而来的是尘封已久的往人往事,趁着春光明媚,是该拿出来晒晒的时候。

一,故事会里的洗练
小学那会儿,超迷信故事。可能是对文学艺术的生成史不甚了解,总是固执地相信一切的讲述都是有凭有据,并且百分百真实。这显然违背了“多见阙疑”读书精神,但想来脑袋小小,智商平平,阅历浅浅的我,又怎能慧眼秀骨,了得“万物造化,外表皆幻”的事实。
“故事会”算是最是当时最in的读物,我从四年级每期一篇不落地看下来,坚持了两年。 买书的方式现在回想起来很是开创性的,现在才流行起来的“拼车”“拼房”理念,我在小学的时候就用“拼书”的行动好好实践过哩。我们故事会帮四个人,一月每人出四毛钱,就可以每期无限畅读,还可以每四月得一珍藏本。十几年后,一次收拾屋子,还翻出来有限的几本,欣喜了很久。想重温一下,才发现每本都被翻得油光锃亮,还散着一股子霉味,最好笑的是每页间或的标识,不识的字词统统有了注解,不一样的字体却一样的稚嫩。回想起来,在这上边学到的谦辞造句的功夫要远胜于课本吧。
细想起来,故事内容多少有些拨高,贪官恶霸的,什么丑陋就写什么,种种震憾也无怪乎让我孜孜不倦。无从考证这会对幼小心灵有多少毒害,但成长也肯定也就是在那一刻开始。
成长路上相陪左右的是比我大一岁的姐儿们。那时可能是女权运动热情高涨的时候,级里属我们风光(“我们”可能没有偶这个小跟班,帮会里也没有把我列入其中),但我就喜欢往里扎,长久长久地陶醉在小人物小角色的扮相里。 如果不是转学,我可能就是活脱脱一个不良少年,荣格说“性格决定命运”,历史经验告诉我,“命运决定性格”,永远都是“猛虎和蔷薇”的博弈。
如果这样,那一刻的我一定是“猛虎在细嗅蔷薇”中。
Wed December 20 2006 15:03:45

My tibet
我读冯唐
想读冯唐的文字最先源于对他名字的兴趣:冯唐,一眼望去猜想是由父母姓氏组成的,关于这一点从未印证过,但真是简洁又好听的名字。

其次是看了他本人的简历:医学博士、MBA、从事管理咨询兼营文字。我一向对能在不同领域自由穿梭的人心怀敬意,觉得那样的人群几乎都身怀绝技、天赋异禀,那种生活方式才是真正的快意人生。所以很好奇这样的一个人会用怎样的眼光看世界。

冯唐的《万物生长》我找了很久,五一长假窝在家里一口气读完。读完第一个感觉就是人生来真的不一样啊,至少我知道自己跟这个能读博士捎带MBA并能舞文弄墨的家伙不一样,真的。

特意翻了《万物生长》的完文时间-2001年,那一年冯唐30岁,我乐观地想着:嘿嘿,自己还有机会。

它写了一个成长的故事,但就像冯唐自己说的,它更像是在描述一种成长的状态。没有任何两个人的成长经历是一样的,但这一点不妨碍我们在感觉里共鸣:那些曾经的只跟年少有关的激动、心动和冲动。

跟主人公秋水比,我真是滞后太多步,可能属于心智开发较晚的人群,不过不要紧,该经历的总会经历。至少还可以在小说里看别人跟我不一样的大学生活。

冯唐的文字是跳动的,我觉得它们自己都有生命。跟天赋有关吗?不知道。

冯唐的写作里有真诚,只有蘸了诚意的文字才值得读。我觉得这一条超越技巧、情节、把握能力等等等等。

最讨厌自以为是自作聪明想把读者玩弄于股掌之间的作者:人和人生来是不一样,但谁又能比谁傻多少呢?

Wed December 20 2006 14:22:33

小花牛
北京、北京!

以友情,理想,和快乐之名,以自由,健康,和爱情之名,以年轻之名,以对未来的期待和恐惧之名,为了北京肮脏的夜色,为了上海霏霏的淫雨,为了故乡和异乡,为了每个人承受过并承受着并一定会继续承受下去的卑贱、屈辱和损害,为了每个人在异乡浮起的短暂的快乐和悲伤,我们举杯北京,免冠相庆。
Wed December 20 2006 13:01:42

草木竹石
冯唐--万物生长
冯唐,真名张海鹏,我们90级的师兄,八年学医毕业后没有继续选择医生这条路,转读MBA,后先后于麦肯锡、招商行工作,现在又回到了麦肯锡————牛人一条。。。

第一次接触应该是看他写的《万物生长》,一本据说只有协和学生才能真正看懂的小说,“要骟成太监都不成,浑身都是小鸡鸡”,所以即使是协和的女生,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坚持看完的,不过倒是很受协和男生的喜爱
想看看的可以去他的博客:www.fengtang.com
三部曲:《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欢喜》,前两部已经出版了,第三部今年年底估计能完稿

今天学生会难得地请到了他来参加我们的“校友沙龙”,满怀希望的去听了,顺便看了看传说中的人物到底长啥样~不过听完后感觉不是很爽,因为听完后远没有看书的那种酣畅淋漓的感觉,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感觉他有点“闷骚”,刚开始说话时明显有点紧张,不知道是因为习惯于用笔杆子表达情绪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

我脑子不行,他说的没记住几句,写下来留个纪念吧~
1 问:当初为什么报考协和? 答:呃。。简单的说,傻呗~~
2 学好外语是相当相当相当重要的。。。
3 问:自己对《万》的评价 答:当时写完后给当年的下铺Email过去,同学说等孩子成年了有了自己的思维判断能力后,把这本书给孩子看,这样就可以让他们知道当年他的老子是这样子滴
4 医学是门实践学科,毕业后相对于其他学科的毕业生有些优势,比如麦肯锡今年在协和98毕业生中招了2名(都是female。。。),一方面说明麦肯锡对于专业并没有严格的要求,另外一方面也说明协和的毕业生还是比较牛的(呃。。。牛人总是有的嘛)
** 这里顺便加位今天到场的另一个牛人:杨先达,应该和冯关系挺好,据说当年没读完8年就出国了,当其他人在使用5.2英寸的软盘、进微机室得换鞋戴帽的时候,他已经能用简短的语言写出模拟心脏(还是脑?)运动的软件了
5 刘震宇是位好同学(难道严mm不是么。。。)
6 别人认为不错的工作不一定适合你,找工作就得找能让自己保持兴奋(起码也该有个60%吧)的

唉,好像脑子真的不好,记得比较零乱,“当你写出来的东西没有原先的腹稿精彩时,说明你不适合写东西了,该歇一歇了”,嗯 所以我也不继续了:)
Fri December 15 2006 04:37:20

闲中着色
截取木心看冯唐



这两周同时读两本书,一本木心的《琼美卡随想录》,一本冯唐的《万物生长》。时间零碎就翻木心,稍能成块就读冯唐。



小字说,随笔的妙就是“随”,从那里杀进去都可以。读木心如此。昨晚,把木心读了。冯唐还在读,没完。



他们的作品时下都有不少人喜欢,我之前都没怎么读过,评论,访谈,倒是都先看了一些。但也没有吊起我的胃口。直到最近看到冯唐那篇《为什么读董桥》,说董桥的境界不过是肉做的文字云云,就想找他来读读,他的文字是什么做的。










“人该在文学中赤裸到如实记录恶念邪思,明明有的东西怎么能说没有呢。”

——木心《邪念》



一起读两个人的东西,很自然就会把他们拿来比。忽然觉得,明明没有的邪思,怎么要说有呢?冯唐有时给我这样的感受。



木心担忧几百年后的人看了我们现在的文字,怀疑文学家竟然个个是善良正经的?不能说他这么想是杞人忧天,但那些“不善良正经的作家”多了去了,也无需我举例。他的这些文字写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前期,那时还没有博客这种东西,否则他或许不会说这样的话吧。



冯唐以一个妇科大夫的眼光解剖一个人的成长,表面看歪瓜劣枣多的是。明明不坏,没必要为所谓思想的裸体,把人朝坏赶;也没必要,拿腔捏调把人朝好拽。表面坏,内里善;表面善,内里坏;好坏叠加的人才是大多数。这个常识写字的人似乎也都懂。这又不是小时候看电影,音乐一变,我们就知道是好人出场还是坏人出场了。



木心说要写出“恶棍的自白”。这肯定不是一个没有真正做过恶棍的人能写得透的,其他人写了,也是从善良出发,虚拟着恶,假的。



前几天,嘿咻小红在博里说,她最近在网上爱了。真的爱。那个男人把照片传给她。就一眼,她便不爱了。她没想到那个男人的模样打消了她的爱情。她总结说,她不过是和自己的想象恋爱了一场。后来,博友跟贴无数,很多人表示,小妞够真实,喜欢。

小红的裸体,能说明她好还是坏吗?










“‘能说伟大的性欲’‘高贵的交媾’吗,不能。那么‘爱情’自始至终是‘性’的形而上形而下,爱情的繁华是景观。无非是‘性’的变格、变态、变调、变春。把生理器官的隐显系统撤除净尽,再狂热缠绵的大情人也呆若木鸡了。老者残者的‘爱’,那是德,是‘习惯’。”

——《多累》



写这些话时,木心差不多50岁。

在冯唐的《万》一书的封二,引用了弗洛伊德的一段话:……所以不论在今昔、在往昔。爱欲的本质一向是以性为主导的。要是想改变情欲的本能委实是太难了。



冯唐写《万》还不到30岁。他用16万字举数例讲这个道理,木心用100多字也讲了这个道理。阐述的长短并不能说谁高明。木心得出的结论是:绝不再以爱情为事业。


再。就是曾经有过,经历过。老男人和小男人都以自己的经验认同了这个“事实”。女人呢?所以女人认为爱情短命,而男人根本就认为爱情命短。前者知命还理想,后者知命且现实。



前段时间博间盛传劳伦斯性爱问卷,其中有一个问题:如果你被强奸了,你怎么办?一个男人这样回答:捱着呗!与木心、冯唐的意思一样。
Fri December 15 2006 04:33:49

宁财神:十五岁给他个姑娘
著名大款作家冯唐有篇小说叫《十八岁给我个姑娘》,写了一段凄美而飙悍的青春期回忆。结尾处,男孩猛然拉开裤链,掏出玉一般温润的神器,向心仪女子告别。场面之诡异、之动人,叫人无力评说。
  八十年代,王朔老师在《动物凶猛》的结尾处,展示过更加勇悍的一幕,诸位不妨到电影里温习这一幕,夏雨被宁静从床上奋力推开之时,那小眼神儿绝了,最佳男主角不是白给的。
  然后是我的最爱《神雕侠侣》,小龙女初次向少年杨过袒露心迹时,懵懂的杨过还没到十六岁。
  书里的青春,残酷、耀眼,甜蜜与痛楚杂拌,惶惑与期盼交集,看得人头晕目眩转眼天光。
  多年后,拖家带口的学友深情唱道:如果这都不算爱,我有什么好悲哀……这歌我熟,就是不敢点,太呛人。
  OK,转回现实,24岁的女老师雪小爱,和15岁的初中生小狼,再次被敬业的新浪编辑推上断头台,在一片叫骂声中持续热恋。重压之下,原本没那么亲密的关系,反而被挤压得严丝合缝。男孩不上网,不好说,女孩若对这段感情有过怀疑,被这么折腾一次,肯定更加坚信——哈利路亚,介是上天给咱的考验呐……
  回头翻书,大多数耐得住岁月的爱情悲剧,都是被外力一步步逼出来的。
  本来已经有点含糊了,蔫儿了,犹豫了,需要爱的证明了,现在可好,哐当一声巨响,现成的证明从天而降,论点论据,相关史料,各路专家学者齐上阵,收拾收拾就是一篇旷世论文——顶住压力,真爱无敌!
  何必?
  支持褒扬,就能保证白头到老?
  批评谩骂,就能遏制感情滋生?
  想让他们分开的,晾着,现实残酷,三年高中,四年大学,转眼七年,别说他们这情况,一般人能撑得下来吗?
  支持他们在一起,晾着,让时间证明一切,连这道坎都能迈过去,下半辈子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寻常伦理,在真爱面前基本没用,先别急着骂人嘛,您想,伦理是谁定出来的?人类。爱是谁制造的?上帝,你以为老天莫名其妙在你脑子里设置脑垂体和那么多乱七八糟的神经中枢是干嘛的?跟多巴胺和肾上腺素讲道理,那不是瞎掰吗?用人类的规则PK上帝的规则,怎么可能赢?即使咬牙退了一步,选择分手,也会变成一世的遗憾,白发苍苍追忆往昔,眼角少不得两行清泪。
  结案陈述:我相信,这事对他们双方,都是一辈子的回忆。甭管过程是苦是甜,结局是喜是悲,既然不顾一切地爱上了,那就趁事情还没变得太丑陋之前,用心去记住那一刻的感觉吧。老了等孙子问起来,也敢大言不惭地说爱过。
  人这一生,要连这都没感受过,那就真是白活了。
  可怜男孩的母亲,不定得恶心成什么样,只能苦笑着安慰她:一百年前,15岁已经能当俩孩子的爹了。
  最后提一个相似案例,美国,也是差不多的情形,女老师最后入狱,罪名是骚扰未成年人,学生等她数年,出狱之后集体狂欢,结婚了事,当时的盛况,就像把一千万个万圣节挪到了一个瞬间……

PS:谢绝推荐,谢谢!!!
Thu December 14 2006 15:40:17

拔刀诀
从天才到马仔就一步

冯唐的《猪和蝴蝶》,我花7块5从特价书市上买的,原价15元。原价肯定不买,半价不妨看看,说明我还是高看他的。举例来说,我这样从十几岁起疯狂迷恋武侠小说20余年至今,天下武侠看遍,欲求一未看而可看新书不可得,却不会对温瑞安新出的什么什么看上一眼,虽然以前也被他的《逆水寒》迷惑一时,可除此外,即便是特价到0。001折,也没有兴趣从口袋里掏出一毛钱(我说一毛钱是因为现在一分钱还真是不大好找)。为什么?因为被他恶心着了。
   当年我从新浪读书看连载,看完了冯唐的《万物生长》,有点象当年初看王小波的兴奋——老子又有书看了。那冯厮1971年生人,还有不少活头,八年学医,医术不好说,把自己搞个身体倍棒应该行吧,又从商,小钱是不缺的,以此类推,怎么也不会象王小波那样英年早逝吧。
   《万物生长》毛病不少,结构故事一塌糊涂,但是语言好,看得出来作者是从小好读书读了不少书的孩子,按他自己的话讲下过“幼功”,那些文字类似钱钟书的话从王朔嘴里说出来,谁的风格都有点但谁的风格都不是,是冯唐自己捣鼓出来的。这书不能全本看,而是要一章一章,或者把一章切成几截来品,风景虽小但风光无限。搁一起就不好了,一桌席,红烧蹄膀,清淡小菜,燕翅鲍鱼得搭配着来,而冯唐显然就一道,材料可能是鲍鱼,可十几个菜都是鲍鱼肯定吃恶心了。
   冯唐是个天才,但是太聪明了,而且忍不住把他的聪明每时每刻显摆出来,就露出聪明里的小来。天才不过是老天给你的一块好泥巴,能不能烧成青花瓷摆进故宫或者苏士比拍卖台,那要看工夫。
   现在已经有了这种苗头,他的第二本小说《十八岁给你一个姑娘》已经把《万物生长》的有趣稀释了,据说要出的第三本书叫《欢喜》,《欢喜》是什么呀,他从箱底找出来的18岁写的小说,丫真能攒包。海明威牛吧,生前楞是不敢把写好的两个长篇《伊甸园》、《海流中的岛屿》拿出来见人,可是冯唐还没死已经把自己跟天才一个待遇了,不知道将来他还能不能找到幼儿园写的日记出版——如果他幼儿园就识字的话。
   虽然这么说,其实我还是高看他的,就凭我肯花半价买他的书。在我看过他们作品的活人里,这个比例一成都不到。
   《猪与蝴蝶》的大多数还是好看的,比如“男人长大了就变成有壳类,喝了二锅头才敢从壳里钻出来”。就是封底上印的几段话不免让人产生剧烈生理反应,诸如“这一代人的经验因为冯唐的抒写重新变得神奇。这是具有真正意义的欢乐、自由和战斗精神的精力充沛的文字。”“王朔聪明,王小波智慧,阿城文字工夫独步,冯唐集三人之长。”“弃医从商的冯唐一枝鬼怪笔始终运用从容,如武者剑不离身……”——够了,再吐就剩胆汁了。
   敢把这样的话印上去那是需要韦小宝的脸皮的。说这些话的人都有名有姓,不过我从来没听说过——李敬泽,据说靠豆腐块成名的小品文写手;石涛是经销商,夸产品王家婆娘之常情;盛可以和胡赳赳是被冯唐赞过的文学青年,在这投桃报李。
   从《猪和蝴蝶》里的几篇文看,冯唐把自己扔进圈子里了,北京那个小圈子,那么一小撮人,什么艾丹,张弛,狗子之流,文学女青年拼命往里挤,挤进去感激涕零,一水的高人大师呀,可以尽情瞻仰,虽说这些所谓高人拿出手的东西砸不出屁大个动静。
   在一篇小文《饭局及酒及色及一万里路山河及二十年来文章》中,冯唐称艾丹为“艾丹老哥哥”,谀词如潮,一副大圈帮马仔初见大哥“以后小弟就跟你混了”的眉眼。
   如果他是单为多结识几个文学女青年去的,说不定还有救。
Sun December 10 2006 12:42:21

feifei-run
那些疯情万种的岁月

最近迷上了冯唐的小说和随笔,一个典型的京味调侃中年作家兼医学博士,完美的集合了王朔的痞子味儿和王小波文字的趣味性,还有些许亨利·米勒的味道。作者具有深厚的古文化素养和丰富的历史知识,文中信手拈来的对仗工整句句压韵的段落比比皆是,但又充满了调侃,读来朗朗上口很是享受。
  
  文章中有不少所谓的粗话诸如“傻屄”和“牛屄”什么的,但我认为这正是作者区别与其它那些假惺惺的伪君子的最可贵的地方。正所谓嬉笑怒骂天下事,胯下胸前世间情,最市井最粗口的语言蕴涵着最牛逼的哲理。我们看的太多了一本正经虚情假意道貌岸然装腔作势,我们应该需要这种不同的粗砺的文字来释放自己,或者说回归本真,丫不就俗人一个吗?装什么呀?
  
  现在的社会是个浮躁的社会,大多数人都活的很累,很虚伪,处处装孙子认大爷,像一只迷途的羔羊在声色犬马里横冲直撞上窜下跳左冲右突,失去方向,丢掉自我,然后归于平庸,最终变得无奈,依赖白色中南海和红星二锅头来麻醉自己,花花绿绿的A片再不能让自己勃起。人们缺少一种回归自我的真,一辈子干着自己该干的事儿,而不是干着自己爱干的事儿,日日奔波,夜夜失眠,这可真悲哀。
  
  我想多读读这些文字是很有必要的,至少它能让我们多认清点儿自己。
  
  冯唐最著名的是万物生长三部曲:即《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和现在正在写的《北京北京》。作者以自己的亲身经历,描述了成长的迷茫、困惑、快乐、忧伤还有对异性的渴求。叙述方式呈跳跃式的发展,回忆、现实、将来交错进行,一个人的前世今生就这样跃然纸上。是的,曾经同桌的她多年后再看到时正掀起衣襟给怀中的儿子喂奶,只有记忆是清晰的:“我和朱裳第一次见面,就下定决心,要想尽办法一辈子和她耗在一起。十七八岁的少年没有时间概念,一辈子的意思往往是永远”; “我在朱裳关门的一瞬间,瞥见她身后,阳台上,她白底粉花的内裤随风飘摇”,这些忧伤的句子在回忆的风中飘,恍惚而又真实。还有很多酒肉哥们,他们爱挤脸上的青春痘,他们臭袜子脏内裤搅在一起让宿舍充满生活味道,他们痴迷于日本A片港台三级片和英雄本色,他们见到心仪的姑娘会满脸通红或死皮赖脸,他们啤酒喝不够一箱决不会爬墙回宿舍,他们写一些滥情诗歌,他们在厕所档板上留下各种或写实或抽象的人体艺术画,他们嘶吼着张楚的“这是一个恋爱的季节”何勇的“姑娘姑娘你漂亮漂亮”天天我摇你滚的。
  
  可是如今,他们像你一样,早上揉揉惺忪的睡眼,抚抚蓬乱的头发,走进刺眼的阳光里,挤地铁赶公车去上班不能迟到。
Sun December 10 2006 12:40:05

铁马冰河
《18岁给我一个姑娘》读后感

起这个题目时,我犹豫了几十秒,现在似乎已经没有什么人在用读后感、观后感之类的名字,这个名字我好像也是很久都没有用了,一写这个名字,我感觉又像回到了中学,甚至是小学的时代。现在人们更愿意用“评论”这个词,影评、书评、时评,观后感、读后感只是你自己的感觉,这个张扬个性的年头是没有多少人愿意关注别人的感受的,不过你要是愿意对别人的作品挑三拣四、评头论足、指桑骂槐,倒是会有不少人愿意看看,如果能由此再挑起个论战、笔战、口水战五的,那就更能吸引众人眼球。所以我极其自以为是,抱着哗众取宠的心理,决定用读后感这个题目。
  我十分诚恳地向看到我这篇文字的人推荐冯唐写得这本书——《18岁给我一个姑娘》(也不知冯唐这个名是不是他的笔名,看到这名字让想起了“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典故),原因零碎而带有很强的个人好恶的色彩。第一个原因是因为那个不可复制的童年。作者长我十一岁,而我们童年竟有七分相像,他在书中写得许多事我也曾干过,打架玩火、调皮捣蛋、虚凰假凤,甚至连地名环境都如此相同,团结湖、朝阳公园、地下室、防空洞、院子当中的水泥台,只不过他的年代比我的更久远,更彪悍与原始,我甚至在读这些文字的时候,曾有一阵恍惚,作者也许就是曾和我一起年少轻狂、肆意飞扬的发小中的一员,在读过作者简介与看过他的照片后,那怀疑被否定后,那种感觉还是总会在阅读这篇文字时附上心头。我相信那样的童年以不可复制,而且已一去不返,现在儿童的童年早已面目全非,在我看来他们甚至都不曾拥有过童年。
  第二个原因,就是那种简单,那个简单的年纪,那个简单的岁月,喜欢就是喜欢,厌恶就是厌恶,不用那么多的踯躅与犹豫,没用那么多的瞻前顾后,清纯如水,裙角飞扬。
  第三个原因也是我最为推崇的原因,这本书的风格与手法是那种我一直追求的,那就是用喜剧的手法与形式表达一个悲剧的主题,让人们忧伤地微笑,心酸地快乐,那是一种其实挺事事儿的感觉,搞不好会被人看作无病呻吟,那种劲劲儿的感觉我一直拿不好,所以一直不敢使用,不过我不会放弃。
Sun December 10 2006 12:34:19

fanfan511
一流、二流还是下流

简单的说,是一个男孩的成长史。稍微复杂的说,是爱情故事+医学基本知识+零零碎碎黄段子+男生宿舍生活逸事混合而成的小说。感觉前半部比后半部有意思。语言是一流的,情节是二流的,有些段子是很下流的。
  
  一些对话长,深沉,逻辑性太强,不够口语化,虽然精致但雕琢痕迹明显。但总的来说小说还是值得一看,生动有趣,绘声绘色,有些地方语出惊人,相当引人入胜。现在的小说怎么才能写的色而不淫呢,《万物生长》虽然可能称不上典范,但可以作为范例。
  
  看看他写初恋。
  
  “高中的时候,她坐在我眼角将将能扫到的位置。如果她是一种植物,我的眼光就是水,这样浇灌了三年,或许她从来没有想过她如此湿润的原因。
  
  我很难形容这三年中的心情,有时候想轻轻抱一下,有时候想随便靠一靠,最终都一一忍了,心似乎一直被一汪不旺却不灭的小火仔仔细细地煎着。听说有一道味道鲜美无比的猪头大菜,做法早已经失传,行家讲关键是火候,那种猪头是用二寸长的柴火煨三天三夜才做成的。每隔半小时添一次柴,一次只添一根柴火,三天三夜之后才熟。三年高中,一天一点的小邪念就算是二寸长的柴火,三年过后,我似乎也应该成熟了,跟猪头似的。”
Sun December 10 2006 12:32:08

入幕风铃
[灌水]呵呵偶最近在看的....


1.看李敖,去凤凰卫视看你才能分得清,龟儿子跟王八O. 看中央4,只有王八O,没有龟儿子.

2.看冯唐.我敢肯定,喜欢古龙文字的人也会喜欢冯唐,同样的精简,有力,幽默,略加上点色情.他的文字,玩得太炫了,尤其是标点符号.我现在对他,就2个字.迷恋.

3.看于丹.最近她很火,程度已经超过了当年的易中天,易中天看完她的节目后评价,她的节目像坛醇酒,度数略高,不胜酒力者慎之.而我的感受是受益良多,当孔子的思想怦然入心的刹那,感觉,好像在揭新娘子的盖头一样.接了一个又一个.爽到家了.同时也发觉自己越来越像个男人了,像个成年人了.

4.看郭腾尹.在教育1台,东方名家看的.他讲得是团队的力量,讲得很不错,但算是商业培训,只有5讲,想听后面的,呵呵,当然要花钱了.我上网上找了找.听一套讲座居然要7700,当然,明罢着是钓大头的价儿.不过,一套盘好像也得要几百.他与于丹有相同之处,是他采用论语做中心思想,再用大量的事例,来具体说明,前4讲都是如此.其实偶想说的是,有些人花大价钱去听商业培训,到头来听到得只不过是包装过后的论语,更有意思的是他还认为自己取到了真经.实质上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但从第5讲开始DISC性格测试.我到是挺想听的.

5看大国崛起.中央2播的纪录片,讲得是萄.西,荷,法,英,德.日,俄,美.的发展史, 看别的国家的历史之后,要能对本国的历史产生一些反思.这才是最重要的,中央2能播这种片子,偶们就应该感觉很欣慰了.网上下载点还是挺多的.反正偶对欧洲15-19世纪之间的事件印象还是挺混沌的,就当补课了.


天哪1点了.睡觉了.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z
Fri December 8 2006 04:52:30

aladdin1001
英雄末路,美人迟暮,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但是更加痛苦的是和英雄美人最亲近的人。
 -- 小说家 冯唐 《你到底爱不爱我》

 作家有很多,一个个都很正统,写的作品也举不胜举,其实好多都没有看头;就是这样的一些不入流的作品和作者,让人们对文学艺术有了偏见,认为文学是最没有意义,最娇柔做作的玩意儿。对于那些由于种种原因,误解了文学和艺术的人们,我只能感到遗憾;最好的文学在哪里?她往往在民间,而不是皇宫,经过时光的洗礼,最后发射钻石的光芒,我们要细细寻找。

 艺术来自创意和想象力,而不是规范,在当代的中国,我曾经偶遇了一些写手,真正理解并热爱文学的写手,他们的文字是真正的文学艺术,因为其中有情,有才能,有感觉。好的文学,其实就躺在图书馆了,等你去发现;现实中,你也可能会遇见,当你读到活着的写手的好文字,你会感慨,优秀的作家并没有都死了,他们正在写作。
 当我在1998年读到王小波的杂文时,他其实已经死了;但我每次读到-情人-,读查良铮的译诗,还有卡尔维诺,我都会想到他;他的那篇-我的师承-,应该算是中国新一代文学青年的启蒙读物,一流的作家有时并不享有一流的声名,这是他说过的话。
 文章和小说要写得好,的确要才气,王小波不算是职业写手,因为他不是作协里的人,他自由撰稿,自由职业。像这样的文坛边缘人很多,有些就更厉害,自己有一份好工作,写作只是爱好,但也写出了专业水平,冯唐就是一位。如果你对这个名字感到陌生,可以先GOOGLE或BAIDU一下;冯唐做过外汇交易员,商业咨询经理,现在还在大把大把地赚钞票;说句实话,这些没有创意的活,换个资质平平的人也可以搞定,但他写的小说就不是谁都可以写出来的,我看了他的-18岁,给我一个姑娘-,那不是强,是超级强!把一个混混写成一名诗意的文学青年,我真是服了他。冯唐,好样的,等你的下一部好小说。
 有一名女生也很牛,她是一名记者兼摇滚乐手,同时写很不错的小说,我在她的博客上看了好些篇,印象最深的是讲一个恋爱故事的-寻找阿良-,典故来自圣经中雅歌的-我的良人-,故事中的女主角费尽千辛万苦要找回失去的爱人,绝不放弃,有一句话,很有才气,是这样说的:-我勇往直前,凭籍着爱情,藐视时光与死亡-;可能我记错了,但原文的震撼力绝不逊于这句。吴虹飞就是这样一个牛得很的MM,现在南方人物周刊供职,我一直没有在书店找到她的系统作品集,但看一篇是一篇。

 文学是什么?文学不是讲道理,她首先是艺术,她需要的是一种原始的生命力和想象力,她也不仅仅是一个故事,她是一种感情,还有一种难言的感觉;作家并不重要,他写出的东西才重要,就像诗人的声名顶不过他的一首好诗,数学家以他证明的定律向后人展示自已。
 -所有的火焰都带着激情,可光芒啊,却总是孤独-, 西班牙的这位诗人,名字很难记,但这句诗,却朗朗上口,意境悠远,好记的很。

 7-21
Fri December 8 2006 04:51:38

半块小饼干 | june_1123@hotmail.com
有见解的大多无趣味,有趣味常常少见解,有知识的很少有思想,有思想的十之八九缺少必要知识支撑……

这地方真好~~看评和看书一样畅快淋漓,过瘾!
Thu November 30 2006 03:44:05

wulala | wulala@hotdog.cunt
对于大多数所谓的文化人来讲。可以看他们写的东西,拍的照片,导的电影。
但别和这帮孙子绞到一起。
Wed November 29 2006 06:20:14

9527 | bobgorky@yahoo.com.cn
觉得可惜,挺好一小伙子,文字能写的那么淫荡,怎么就沦落到做咨询去了呢?
我是某个冬天温暖的下午在人大的图书馆放杂志的那间偶然看到节选的<人体>
谢谢冯唐,没有你,就没有那个在寂静图书馆里享受无比愉悦心情的温暖下午!
Wed November 29 2006 05:24:07 - 深圳

云海川流
冯唐是谁?

Google是个好东西。确切地说,搜索引擎是个好东西,总会把意想不到的惊喜带到你面前:当你想找A的时,B却出现在你的面前。于是,原本想走的直道,就变成了弯的。这,也许就是生活的精彩与新奇,好像阿甘捧着的那一大盒巧克力。

想搜一些关于咨询的东西,却搜到了冯唐。很少光顾文学书籍的我,如果不是这样诡谲的机缘,真是难以想象如何在如山似海的中国文学堆里翻出这个名字来。非我找冯唐,乃冯唐找我。

冯唐出版小说是迟早的事,幼学功底相当扎实,若干年积累的笔记,若干年写作的酝酿,纵然是医学博士+留美MBA+MCK顾问,都无法阻挡文字的喷薄,文学人冯唐的出现。联想起Gallup的“才干”一说,“才干是你油然产生并贯穿始终的思维,感觉或行为模式。”这就是他的才干。

生在皇城根下,脑子灵光,这是先天优势;接受精英教育,积累深厚,这是后天得道,如此这般将这位“文坛外高手”捧上台面。因为书看得足够多,肚里墨水喝得也饱,高智商人群里混得够久,再加上古今中外大家名家啃得不少,下笔千言,信手拈来:积累到了一定水平,也就可以写诗作赋了,换句话讲,就叫创作,想不写都不行,就像冯唐一样。

把文山塞进脑子里,把词海装进肚子里,只要不变成八股文匠,都是件好事。所谓文学积淀,其实反映了一个人思维的精密细致程度,能用多少不同的词来表达同一个意思,或者把平淡无奇的事写得波澜壮阔,这些都是本事,不佩服不行。《18岁时给你一个姑娘》就是这样的小说。即使不是北京人,不在北京长,年龄也差将近一代,但是却一点也不影响阅读。成长中的纯真,狂妄,青涩,甜蜜,都可一一体味,感同身受。

第一次吃糖的甜味,绝对胜过任何高甜度的东西,就是因为是第一次。过去常常认为自己对以前的事有失忆症,这本小说就是药引子。

复杂的东西变简单,相对容易,用“奥卡姆”牌剃刀;但是要把简单的东西变复杂,就要点功夫了。好的小说,适用于这条标准。
Sun November 26 2006 15:49:32

<<< 1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