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首页
留言簿共有1076 篇留言
<<< 1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1041 至1060
遥遥
另一本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小说文字很游,我有点烦他借小说人物大口大口地油嘴滑舌。还好,小说中流露的一种气质,还是让我兴致浓浓地把小说读完了。《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用回忆来重述青春的萌动,在完全忘记之前,记录他最初接触暴力和色情时的感觉。整个小说用成熟的状态去描绘了一个男人的身体力行的去启蒙自己的经过。小说用带有流氓撒野的气质去讲述那段“阳光灿烂”的爱情。我喜欢的是那段在无拘无束的青春背后隐藏的卑微,苦难,忧伤甚至青春背后就暗藏的绝望。

十八岁的我,无知,也幻想着一个姑娘,忘不了的是一个眼神,不经意的言语。更忘不了是在默默注视中自己给自己的惊喜,还有无端的烦躁和冲动。

而现在的我,此时此刻,混迹网络,无所事事。在现实生活和网络虚拟世界中晃着,漂着,从每天早上撑到这每天晚上。夜深了,哈欠连天,却又不怎么能睡得着,感觉挺挣扎,但不是痛苦,也没那么深沉。好不容易睡着了,却老是做恶梦。梦里老是有人追问我:如果变圆了,是不是也会变滑?最近翻看汪曾祺的《湘行二记》,里面说湖南桃源县有一种方竹,看起来是圆的,但摸起来却是有点楞,方的。勉强算是应了我的这个梦。竹子摸起来终究还是滑的。
Wed September 13 2006 16:57:24

小宫 | xiaogong5420@sina.com
冯先生,您好,我从您的网页上看到您的电子邮件地址,就给您写了一封信,结果怎么发送,都是失败的,不知道何故?
我是一个文学研究者,是王小波的热爱者和研究者,对您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同您交流,主要想通过电子信箱,在我的论文中我将写到您,因此需要同您交流和探讨,请告知一个好用的电子信箱,我给fengtang@fengtang.com这个地址发送邮件怎么也发不过去,我给这个地址发了一个邮件,估计您看不到。
收到您的回信,对我而言是一个天大的奇迹和喜讯,但是我仍然期待着这个奇迹和喜讯的来临。
如果网上有朋友知道冯先生的联系方式,请告知,多谢。
我的联系方式是:xiaogong5420@sina.com
Wed September 13 2006 10:10:28 - 山东济南

王八拳
我喜欢王朔、王小波和冯唐。他们看到我看不到的,想到我想不到的,表达出我看到想到但表达不出的,说出我想说但不敢说或不好意思说的。

读中学时第一次读王朔的小说,发现原来世界上有这么一种表达方式、这么一种生活状态,好像哥伦布发现美洲新大陆--虽然他自己以为是到了印度。于是迷上了王朔,于是买了一套四本的王朔文集,看了N遍。高中毕业后我把这套书作为珍贵礼物送给了我干弟弟,不知道这小子现在还保存着没有,下回见到他要问问。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套书好像是盗版的,后来想起颇觉对不住王朔。今年买了一套正版的,一方面是作为收藏,另一方面也算是对王朔的补偿。

那时候太穷,买盗版书也情有可原。现在虽然还是穷,但买书的钱是不缺的,所以我现在坚决不买盗版书。想起以前看过的金庸、古龙和梁羽生的书,除了小学时看的《七剑下天山》、《侠客行》和《射雕英雄传》外,其他好像也都是盗版的。以后有机会一定要买套正版的金庸全集、古龙全集和梁羽生全集。

王小波前几年很热,我一向对很热的人物有排斥感,所以一直没有看过他的书。前年去南京出差,在新街口等人。百无聊赖之下到书店里买了本王小波的《黑铁时代》,在肯德基里一口气看了大半本。我欣赏他的真实、趣味、独立思考和看问题的独特视角。去年朋友送了本《思维的乐趣》,看完后就决定买他的文集。

买冯唐的书是因为老罗。有一天看到老罗在博客上写了这么一段:我老婆和我一起看了他的“冯唐随笔”后对我说,你和他都是三十多岁的人,都会写字,可你看看人家写的!我只好羡恨交加地说,我操,可我思想境界比他高。老罗是我欣赏的人物,这么高傲的家伙竟然如此猛拍冯唐,于是买了他三本书:《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万物生长》和《猪和蝴蝶》。本来是准备看本冯唐,接着看本古书,轮着看,换换脑子。五一回家看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被他挠到了痒处,一口气把三本都看完了。

三个人各有千秋,但我现在更喜欢冯唐一些。他功底深厚—初中时就能看原版《名利场》、大学时帮北大中文系的同学写古文作业;他肆无忌惮—写的小说浑身上下都是小鸡鸡怎么煽也成不了太监;而且我们年龄相近,某些趣味相仿。有时候想我若是有他那样的功底和想象力,我也能写出好小说。可是我外表长的像杀猪的,内心也像杀猪的,这辈子没指望了。

五一在老家,吃完晚饭后我们坐在门前闲聊。耿轶们不怀好意的怂恿我讲讲以前干过的荒唐事,被我断然拒绝。除了在最好的几个哥们面前才摘下面具、畅快自然外,我在家人亲戚同事朋友面前一直把自己伪装成一贯表现良好五讲四美三热爱便后饭前洗手的乖孩子。我伪装了这么多年,不能自毁长城!可是看了冯唐的书后,自己却憋不住了,很多记忆被勾起,不说出来还真他妈的不爽!

从小到大,老师同学们都夸我记忆力好,这也许是真的。多年以前的往事,不用刻意去记,回想起来仍然清清楚楚。很多应该忘掉的东西,却总也忘不掉。也许因为一句话,或是一首歌,或者什么也不为,它就会一个片段一个片段的浮现。好像按下“出仓”键,光驱就会啪的一声弹出来;好像浏览网页时的弹出式广告窗口,关掉一个又来一个。如果我们能像张无忌学太极剑法一样,忘掉所有应该忘掉的东西,那我们会快乐很多。记性太好有时不是什么好事。

大学时我们喜欢踢球,我们成立了足球队,买了球服印了号码。资金不够我们厚着脸皮集体窜到女生宿舍甜言蜜语游说女生让她们赞助,等女生们出钱买了足球后我们就把她们晾在一边。

我们在队长的带领下所向披靡,于是我们经常遭到黑脚。我们球队中有几个脾气火爆的兄弟:小刚、砍人和刘生。小刚是东北淫脾气火爆有迹可寻,砍人是广州淫、刘生是江西淫,他们脾气也这么火爆我一直没想通为什么。他们一遭到黑脚就问候人家全家加十八代祖宗,三言两语不合就一个大嘴巴抽过去。经常是我们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小刚一个大嘴巴已经把对方抽晕了,捂着脸无辜的楞在那里。碰到个别想反抗的,我们就一拥而上。我们打架向来讲究单挑——对方单挑我们一伙。我天生胆小加心软,所以在打架这件事上总是慢一拍,往往等到我反应过来想加入战团发现弟兄们已经将那个倒霉蛋围的水泄不通拳脚交加。我只能在后面摩拳擦掌干着急。好不容易等打得差不多了才能见缝插针踹上两脚。

我们名声大噪。系里组织联赛,裁判总是对我们青眼有加。如果临近比赛结束我们落后的话,裁判就会没有天理的补时,补的我们自己都不好意思。

我们虽然横,但我们不惹新疆班的同学。他们都随身带着冷兵器,我们却是空手道。为了促进民族团结,跟他们打架,不管是谁挑起的,校方总是处罚我们。我们欺软怕硬,我们从不惹他们。

球踢完当然要去喝酒。学校偏门外的街上排档一个接着一个,我们通常去那里喝酒。偏门一到晚上就要关掉,我们总是爬铁栅栏出去。后来有人把某根铁栏杆掰弯了,只要不是长得太胖就可以从缝隙里钻过去。如果碰巧有胸部雄伟的女生不想绕远路走正门,我们就在旁边流着哈喇子看她们小心翼翼的把自己的胸部挤过去,这比毛片还让人心神荡漾。

我们一般都是每人先上一瓶啤酒一盘螺蛳。我们比赛谁吃螺蛳吃的快,冠军是师弟,他单手持筷,上下翻飞,一秒钟一个。排档所有的菜价格一样,结帐时清点盘子和瓶子就可以算清总价。我们总是趁摊主不注意把空瓶子扔到草丛里,把空盘子放到刚结完帐的邻桌。我们最开心的时候是城管临检,可以趁乱不付钱溜走。

我们喝酒总是喝高,喝高后就列队站在学校的护城河边上掏出老二飙尿,比赛谁飙的高飙的远,蔚为壮观!

我们都是光棍,所以我们对那些出双入对的狗男女又嫉又恨。我们喝高了就在学校各处适合谈情说爱的隐秘去处游逛,碰到情侣就成一字排开把整条路都占住脚步踉跄庄重严肃的跟对方会师。我们中有几个家伙长得像屠夫,对方总是落荒而逃。可是我们也有失手的时候。我们有一回发现一个目标,走到跟前才发现女方是蒋骚的高中同学。蒋骚尴尬的和他同学打招呼,就差说相请不如偶遇我请你们喝茶去。我们则幸灾乐祸的作鸟兽散!

我们热衷打牌,通常打拖拉机。从两副牌开始,加到四副牌、八副牌,拖拉机变成了火车,摸牌就要摸上半天。

我们有个哥们叫流氓江,住我们后面那栋楼的六楼,法律系,可他总是跟我们混在一起,是我们班的编外成员。他不管跟谁聊天,不管聊什么主题,三句话后就可以把话题变成黄色。流氓江打游戏天赋异禀,尤擅雷电,于枪林弹雨中沉着冷静闪躲腾挪狂轰乱炸,可以一架飞机不死打通关。他一度是我的偶像。

我们曾经从闵行出发,换N趟公交,花N个小时穿越整个上海到宝山流氓江的家看毛片。看完毛片后把他老妈做的一锅红烧肉全部吃光,我们不管流氓江如何向他老妈解释整整一锅红烧肉为什么会不翼而飞。

我们打牌总是叫上他,特别是缺人的时候。有一段时间流氓江踢球摔折了腿,行动不便,吃饭都让别人带。可是只要我们在窗口大吼一声:打牌了,三缺一!他就会拄着双拐单腿一跳一跳的蹦过来,三分钟赶到。流氓江打牌喜怒不形于色,有一把牌摸到了八个“小二”,心中翻江倒海脸上却如老僧入定,图谋在关键时刻见机行事力挽狂澜于既倒博得一世英名。正好碰上刘生自习回来看到了他的牌,于是广而告之。流氓江阴谋败露,差点操刀子剁了刘生,至今谈起仍耿耿于怀。

我们宿舍对面是女生楼,我们住二楼。我们总是在夏天的中饭时分,光着膀子站在阳台上,看来来往往去吃饭或吃饭回来的女生,大声的评头论足。女生们或假装羞涩或风姿绰约或眼观鼻鼻观心或一脸正气。偶尔没有女生经过的时候我们就比赛吐痰,看谁吐的远。

我们有时打牌打到半夜会到阳台上透透气,顺便欣赏对面女生楼的风景。有一回半夜两点我们看到有个家伙正从二楼的窗口往下爬。不管这家伙是去偷情的还是偷钱的,单凭他半夜两点从女生宿舍爬出来就足以让我们又嫉又恨。我们齐声大喊:抓流氓!吓得那小子屁滚尿流、抱头鼠窜,险些跟流氓江一样。

其实我们只是有点流氓习气,我们不是流氓。做流氓是需要资质的,资质差的可以混进明教丐帮做个堂主;好一点的可以成为黄金荣杜月笙;天赋异禀的就能成为流氓中的流氓——极品流氓,像刘邦、刘备、赵匡胤、朱元璋和蒋介石,或者竹林七贤、李渔和唐伯虎,几百年才出一个。我们不具备这样的资质。

我们的流氓习气甚至影响了一贯表现良好的好孩子叉叉。有一次去买鸡蛋饼,女店员问他买几个,他默不做声握拳伸出一个中指。我估计那个小姑娘见过千千万万的学生,卖过千千万万的鸡蛋饼,可是从来没碰到过这种猛男。不管叉叉是有意还是无意,这件事多年来一直被我们传为美谈。

毕业后我们各奔东西。

我初到发电厂的时候,住在一栋两层的宿舍楼里,每个楼面十个房间,中间是浴室和厕所。我住的这间在最边上,靠近宿舍区大门,对面是一栋五层的公寓楼。有一次我和同事打赌,谁输了谁就在洗完澡后光着身子从浴室走回宿舍,结果我输了。那是晚上9点左右,我赤条条大摇大摆的从浴室穿过楼道回到自己宿舍,中间有两个房间住着女同事。庆幸的是,宿舍区路灯昏暗,女同事的房间门关着,对面楼上也没人注意到我,不然第二天这件事会成为厂里的头条新闻。厂长或许会找我谈话,或许会送我去精神病院检查,大夫或许会调查我的家族精神病史。但是,衣锦夜行遗憾,做了这种壮举没有观众,实在是更大的遗憾。

这是我做过的最后一件出格的事情,自那之后我就开始循规蹈矩做回乖孩子。

看过冯唐的书后,觉得自己在博客上写的东西都是垃圾,本来不想再制造垃圾了,可是没有忍住——说到底我们每天都在制造各种各样的垃圾。

希望这是最后一次。
Wed September 13 2006 07:27:51

sunsmileme | sunsmileme@163.com
期待着能尽快看到整部《欢喜》!
那天无意中从杂志上看到《欢喜》的节选文章,从此认识冯唐。直觉——相信小说中所述都是作者的亲历。而后在文章结尾处看到落款才知原来是作者17岁时的处女作,恍然大悟。
Tue September 12 2006 07:40:16

武然
冯先生您好:


非常感谢您对我这样一届草根文艺工作者的支持!
小说字字珠玑,酣畅淋漓!看得小的血脉喷张!彻夜不眠!
一定要弄到投资或赞助,把我们的事业从一个胜利推向新的胜利!


能够得到您的版权支持,我已经感激涕零!

现下的情况是这样的,特汇报如下。

我没脑袋苍蝇似的找钱,所有认识的影视专业投资公司都在接受您这本小说的再教育,积极分组学习。一时间没有确切的消息。

现在也在通过一些其他办法寻找资金或赞助来源,需要做一些噱头。目前有人在做策划,澄清出一些再沟通。

我的唯一要求是演员用专业的甚至有明星,职员必须专业。我只是要借力打力,不会在品质上让步,不过是做一个噱头而已。

但愿一切顺利。

在我已经做成的两个戏剧《灵魂秀》和《角儿》的起初过程中,扎钱都是非常费力的事情,您一定不要着急,如果没有特别好的机会,版权一定给我留着,我会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个事情做成。

另:我以为这个小说中有种肃杀的情绪,所以这个戏剧在深秋或初冬演出最为靠谱,因为散场时后观众走出剧场,会感到冷和萧瑟,这就合适了我们要的气氛。初步的观演关系就形成了。

一些散碎的想法正在慢慢生成,我会慢慢梳理,清楚一些再行汇报。


武然
Sat September 9 2006 15:38:14

M&M
妹妹也和J&J一样,张生也是春闺梦里人。我们只能在文字里分享他。
Sat September 9 2006 04:14:54

超级青春
王小波和王朔过去了,我看到了石康和丁天;石康和丁天过去了,我又看到了冯唐。

青春这个人人都能拥有的东西,在他们笔下,都显得那么的出人意料,一句紧接一句的精妙绝伦的话语,如同阳光下铺陈的碎金沙,适合整个人匍匐在上面细细的抚摩,而不是用坚硬笃定的鞋后跟毫发无损的轧过去。

那是独一无二的青春物语,象被海飞丝洗涤过的文字,柔软顺滑,荡漾在人的心尖,使人措手不及又留恋不已。

女孩面目模糊,印象却无比清晰的刻画在读者的阅读经验里;男孩看似粗枝大叶不着边际,实际却善解人意宽厚实在。所有的青春的残酷的一面都被作者坚决的零敲碎打进文字的背面,纯情温暖和风细雨狡黠聪慧拒绝庸俗,可以让人在许多年以后都会记得那些似曾相似的场景。

拍马不及,努力企及。
Thu September 7 2006 17:49:05

流氓天才
冯唐,一九七一年出生,北京土著。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美国Emory大学MBA。已出版长篇小说《万物生长》,长篇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散文集《猪和蝴蝶》。现定居香港,从事管理咨询。
上面的文字是冯唐在自己的主页里写的一段简介。这些字直到我一口气读完《18岁给我一个姑娘》后,才看及,简短有力。
其实,18岁给我一个姑娘背后,隐藏着另外一个故事——一群天才小流氓,经历了铭心刻骨的懵懂后,一夜之间长大成人,并纷纷幻化为天才男人,功成名就,雄踞这个世界。
整本书,松松散散,细细碎碎,那些青春期的不良情感,像王朔老师的那句“看上去很美”一样,时而纯净如水,时而炫耀糜烂。冯唐北京土著的根,使书中的语言充满了贫极的京味儿,虽然很多地方稍显做作,但不失为优秀的另类读物。
许多大师级评论家已经下过结论:在摹写社会阴暗面、青少年邪促心理及逆反行为时,由于作品本身浓郁的夸饰风格及其因此带来的欣赏笔调,容易在未成年的读者群中产生一定程度的负面影响。
我已成年,且作者确实是从一天才流氓成长为天才的社会栋梁,所以,这样的小说这样的描摹这样的文法,我都喜欢,且愿为其害。
Thu September 7 2006 17:48:04

J&J
给张生:
无心怎入梦
迁遣还复来
三更西厢里
四时不眠夜

我认识你一定有好多年了, 看见你就想和你说悄悄话, 之后想拉手, 之后想做很多天经地义又天理不容的事, 我会饶有趣味的享受我们都有的低级趣味。
可以一起聊聊, 等我对你有了免疫力后
Thu September 7 2006 15:38:24

张剑 | wwwmarcro@163.com
建议和周星驰合作,怎么看怎么觉得周星驰的作品都是抄的你的,难道你就是幕后主使?
Tue August 29 2006 02:15:27

wsh | sh108@sh108.com | www.sh108.com
欢迎进入我的个人空间,FLASH制作实例,风光图片,美女写真,GIF动画,我 的网址:http://www.sh108.com,谢谢!
Fri August 25 2006 05:45:52 - km

李沁
(不好意思,刚刚贴错了)
网站部分页面有问题,比如
http://www.fengtang.com/18/00.html
http://www.fengtang.com/18/01.html 等
最下面一排的链接全部错误,应该在href属性前加上/
如:

应改成:
Sun August 20 2006 17:02:11 - 北京

王炜 | sinoash@yahoo.com | blog.sina.com.cn/u/1214794603
两天读完,生命中的感动,感谢您写了这样一部小说(18岁给我个姑娘),感动的一比,写得好的一比,一边看一边就看到了自己.

"你现在还小,不懂。但是这个很重要,非常重要。你想,等你到了我这个岁数,你没准也会问自己,从小到大,这辈子,有没有遇见过那样一个姑娘,那脸蛋儿,那身段儿,那股劲儿,让你一定要硬,一定要上?之后,哪怕小二被人剁了,镟成片儿,哪怕进局子,哪怕蹲号子。这样的姑娘,才是你的绝代尤物。这街面上,一千个人里只有一个人会问这个问题,一千个问这个问题的人只有一个有肯定的答案,一千个有肯定答案的人只有一个最后干成了。这一个最后干成了的人,干完之后忽然觉得真他妈的没劲儿。但是你一定要努力去找,去干,这就是志气,就是理想,这就是牛逼."

开头就让人读得热血沸腾,好象摇滚的开场,全篇行云流水,用文字好似音符,看的爽啊,舒服啊.一口气看下来,全身生理上的兴奋,毛孔张开,喉咙干涩,好象什么堵住了一样,这样好的文章不多.

谢谢作者
Sun August 20 2006 14:46:09

LUPOID
2002-09-13 22:24 评<你不可不读的中文小说>
还是孩子他妈说的对,该文作者“改不了的臭牛”!
所谓“中文小说整体水平低下有两点原因,第一是中国文字太清通简要,难负重”,“清通简要”不过是作者推重的“我的重要文字渊源“的并不是小说的《世说新语》中用以品藻南方人作学问的特点;以偏概全就不用说了,所谓”难负重“更是从何谈起!其国学底蕴大概也就仅至于此,左史庄骚学庸论孟也就不要提了;其层次大概就是从未碰过《管锥编》,而侈谈《围城》而已;其品味——唉,就单说古龙的小说哪部不好,比如说《七种武器》里的”孔雀翎“,讲朋友、信心和勇气,才是古龙的主题,也是古龙真正打动人的地方,他却偏偏说那”不可不读的“是《大人物》。
就看不惯这种轻薄为文的,有时间一一批来,批他个体无完肤!

2002-12-08 02:55 关于<万物生长>
不小心读了这位老协和的小说,才发现之前曾不小心评论过该作者的一篇短文。因此不由的再评点几句。首先我要承认,我是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万物生长》的,粗略统计读的过程中也开怀大笑了不下十几次,并不由的回忆起那段也曾走过的年轻岁月。作者文心轻浮、文字轻佻而文笔畅达,确实颇有几分才韵。记得当年的何老先生(也就是预言曹操“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何老先生)评价张仲景时说,“君用思精而韵不高,将为良医”。借用“思精”与“韵高”的话头来讲,作者的才韵可能妨碍了其学医的精思与砥砺。因此,可以预期他的未来可以被称为“某某总”、“某某博士”、“作家某某”,却永远不会再被称为“某某医生”。但是,他毕竟写了能够让我们一读而尽的文字,让我们笑过、并回味过那段年轻的岁月,我们还苛求什么更多呢?

2006-8-18 22:11 再读冯唐
也许是英雄凄凉闲处,也许是名花零落雨中—读者和作者都随着马齿加长而减了轻狂, 退了火气; 至少冯唐在他的CV里删去了博士论文所谓探讨”妇科肿瘤的隐秘起源”的辉煌历史(糊弄谁呐!), 而读者也在其口角便给和笔墨酣畅中重温似曾相识的18岁+/-SD。
Farewell.
Sat August 19 2006 06:19:51 - LA

tom .... for USA
please call the unber in the tab



1 .永远的劳伦斯
2 .文字趣味
3 .金大侠和古大侠

..............
...........
........
...



thank you 冯唐



tom CT.
Fri August 11 2006 04:28:35

猪头 | lastiger.iiu.cn
博的很早,
那就是早博/勃了吧。。。
希望不要早懈吧。。。

看到欢喜上了网,忽然觉得,真的写者敢把自己的小说全文上网。
因为有那个自信。看完了也得买一本存着,不然心里不塌实。

我的猪与蝴蝶借给朋友,被他丢在去茶马古道的路上,不那么浪漫的说,是去成都的飞机上,想必和呕吐袋等杂物一起进了垃圾堆,又或者被哪位美丽的空姐领养去了。第二本放在前爱人的床头,连爱人一起都无法索回了。

聪明的人都懒惰,但是勤奋的聪明人都招人讨厌。

继续懒惰吧,那就。
Thu August 10 2006 12:29:37 - 香港九龙

nana
终于有更新了~~~
Tue August 8 2006 05:39:41

韵律原色
05年的文学里热热闹闹,名家们都没有沉默的样子,纷纷奉献作品,或许因为喜欢点特别的东西,冯唐的名字还是在心里留下了记号。平头,小眯眼,一副书生样子,他就是冯唐。被称为文坛外高手的他的确有着不凡的经历。单单从这个笔名中就看出个不简单来。其一《史记》里讲,冯唐跟皇帝说:“臣不知避讳,不知忌讳。”冯作家认为史记里的这个人一直处于边缘状态,他一直没有大红大紫。这一点冯作家最喜欢。其二王勃《腾王歌序》里头“冯唐亦老”。冯作家自己对这个“冯唐亦老”的态度是促进自己。他说:“因为其实写东西是一个有一些技巧,或者是自己的感触,自己的建设。提升如果慢一点的话,你很快就老掉了。就像谁说得,你把这些东西都会了,自已也就快死了。也逼着自己赶快珍惜时机,多做点事情。”除了名字,冯唐的经历我倍感吃惊,实在应该用这个词来说,一个医科的博士,居然改行了,不敢想像。从他的身上看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他的行业转变一样可以证明,学什么不一定能用上。我时常想着儿子将来的前途问题,总想在他将来的专业上思索一下,现在看来那就是自己先衰的表现。想到冯唐,有时脑子里也冒出鲁迅,和今年最昂贵死亡的故事,这也就是脑子的一闪。那么这个冯唐今年最值得大家一提的就是他的《18岁,给我一个姑娘》开始的时候说许多青少年在书店里都不敢看它,好像是怕触碰那个字眼,其实是什么呀?是写一个十七岁的少年在生长中首次对异性乃到至周围事物变化的心态问题,看他的作品,有感于当年突看王朔的作品,有一种洗尽铅华,撞击心灵的感觉,他的出现完全可以看做文坛之外的暗香。实在拿不出一个词作为他的符号,让网友的评价给他一个不合适的定位吧。“冯唐,医术三流,做生意二流,讨美人欢心一流。至于文章,必能横行天下。”
Fri August 4 2006 09:16:30

Romy
常跟人说,电脑屏幕上读东西,读不出味道来。
  安妮宝贝有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印刷在书里面的字,显得比电脑和期刊里的,都要洁净细致。”作家的一大功德是把最微妙的感触形诸文字,当然,这只是她个人的体验了,我其实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讲也必然讲不清楚,但总感觉书上的字都是活的,一弄到屏幕上,都成标本了,没了活气。一到了网上,晴雯的头发都好像打上发蜡了,怎么挽都挽不动,鬓云也度不过香腮雪了。
  
但是博看多了之后,这种情况已经好很多了。
  最近网上发现这么个人,冯唐,也是新浪上的博,文章都是一次性放在上面的,没更新过,没什么人气。
  文章妙得不得了。 
  “小品文第一要小,篇幅小,少则一、二十字,多不能过几千字。小品文第二要有品,有性有情,妙然天成,“求之不必得,不求可自得”。小品文第三要是文,不是诗不是词不是曲,不谈韵脚,没有定式,天资烂漫,无法无天。”
  这是冯唐对小品文的要求,想必也是他对自己文章的要求了吧。我觉得他已经差不多做到了。
  一篇读完,叫几声好,好啊好,关了,下一篇……每一次动鼠标心里都想,读完了可怎么办?
  
冯唐有些文章的格局也未见得有多大,但文字实在太好。Beauty is its own excuse of being.
  他用辞下字都经过万般锤炼,风吹雨打沙尘暴,字字生猛。看他的文章好比一个好端端的圣殿,操起万卷诗书照头拍过去,訇然一声,天昏地暗,当尘埃散尽,剩一朵莲花袅然落在湖面上。
文章一篇篇下去读得多了,便发现此君原来也是个书痴,难怪文字这么好了。 
  “换上睡袍,掩上窗帘,就让世界和我之间是堵墙吧,墙和我之间是盏灯,灯和我之间是本书,书和我之间是一付渐渐变厚的眼镜。英雄有温柔乡可老,我这样的呆子,老于书乡已属至福了。”
冯唐还说文字都是童子功,少小多读多背多吃板子,老大必然一身功夫。我读书往往对照自己,看到这样的话,一是企慕那样的境界,心驰神漾;二是这个那个三百首都要一字一句地去下功夫背——俞平伯说过,诗词当然是要背的,这玩意儿,再怎么读也是平面的,背熟了就立体了。以前没人叫我努力,现在也无需徒伤悲,用功便好了。
冯唐找人刻了个闲章,“耽书是宿缘”,多旖旎的字句啊,就像旧王孙溥心畲的“月明满地相思”,这是董桥文章里说的,他自己也有,“董桥依恋旧时月色”……小资又怎样,我也想要一个那样的章。
  

“在我死后千年,透过我的文字,我的魂魄纠缠着一个和我同样黑瘦的无名少年,让他心如刀绞,泪流满面。我修炼我的文字——当文字如仙丹一样出炉时,我精疲力尽,我感到敬畏,我心怀感激,我感到一种力量远大过我的身体,大过我自己。”
                        —— 冯唐
Fri August 4 2006 09:14:42

在文学的多个渡船上成长
2006年2月《解放日报》报道:上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作调查表明:青少年经常阅读的课外书籍的排名是漫画(26.76%)、科幻魔幻童话小说(21.29%)、中外名著(14.58%)、武侠小说(12.95%)、历史故事和历史资料(10.01%)和言情小说(8.95%)。

  这样的调查报告是否真实、全面反映了青少年的阅读
状况,我们可以存疑。但是,青少年阅读的“去经典化”现象比较突出,一些被视为他们的代言人的年轻作者的作品热销,应是不争的事实。几个年轻作者的作品频繁登上畅销书排行榜,其销量动辄十几、几十万册甚至上百万册。从郁秀、韩寒到郭敬明,再到张悦然、可爱淘、明晓溪、郭妮……从《花季·雨季》、《三重门》到《幻城》、《樱桃之远》、《那小子真帅》、《麻雀要革命》……人以书名、书以人名,作者成为品牌,成为出版商疯抢的“印钞机”,青春文学一时大热。

  青春文学为什么能成为热点?因为其受众主要是大中学生,他们青春年少,情感丰富,思维活跃,乐于接受新事物,认知辨别能力不高,容易趋同,有一定的购买能力,是图书消费的主力军。他们需要那些贴近他们心灵,满足自己情感需求,愉悦自己的图书。郁秀等人的作品满足了他们这样的需求,所以会成为他们追捧的对象。这是青春文学“火”起来的内因。此外,出版环境的改变,媒体的关注等因素也在客观上起了催化剂的作用。

  就题材而言,青春文学类型正日益多样化。或描摹现实,或在虚无世界中闪转腾挪。前者多是反映校园生活,以写实见长,如《花季·雨季》、《三重门》;后者包括奇幻、武侠、悬疑惊悚、搞笑等多种类型,以想象力取胜,如《幻城》、《长安乱》、《地狱的第十九层》、“那多三国系列”。就作者而言,本土的作者吃香,外来的和尚也很受欢迎,虽然日本、欧美的一些青春小说引进后大都寂寂无闻,韩国小姑娘可爱淘却大获成功,出版方商业化的成功运作使她在中国也拥有无数读者。

  毋庸讳言,不管作者是否是偶像,现在畅销的青春文学作品缺点和优点往往一样突出。余华曾说若干年后,人们会记住自己的作品而不会记得《幻城》,我们可以向余华抗议:年轻人来日方长,不能拿您的现在和他们的现在比。但是,年轻作者对写作的态度让我们相信:他们的笔下难出经典。明晓溪日前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表示自己不在意读者是否觉得虚假,只要自己写的时候觉得快乐幸福,读者看的时候觉得快乐幸福就好。记者提出有不少人对这类畅销小说很不喜欢时,明晓溪说自己毫不在意,她说:“我写自己喜欢的小说,读者们也喜欢我的小说,而且市场反响也很好,最幸福的事情莫过于此了吧。”谈到自己在写作时受到的影响,她说琼瑶、亦舒、席娟还有侦探小说、少女漫画、电视剧对自己的影响也很大,尤其是韩剧。

  明晓溪很有代表性,她的想法代表了很多作者的想法,甚至代表了相当一部分出版人的想法:只要能迎合市场就是好的,其他并不重要。我们对此感到悲哀。不过,值得欣喜的是,以张悦然为代表的部分作者,一直在认真地写作。还有很多作者,如许佳(代表作《我爱阳光》)、落落(代表作《年华是无效信》)、肖睿(代表作《一路嚎叫》)等,他们的写作也各有特色,其作品的艺术价值不逊于甚至高于那些极为流行的作品。他们更值得青少年读者关注。

  视野应该放得更宽。一些年龄稍长的作者(如被誉为“70年代文字第一人”的冯唐,代表作《18岁给我一个姑娘》)和一些早已成名的作家(如史铁生、韩少功等)的作品也应该成为青少年的阅读对象。远离喧嚣,摈弃浮躁,不为浅薄的潮流左右以致一叶障目不见森林,这样的阅读才是应该提倡的。

  而经典,经过时间淘洗留下来的,永不过时的,古今中外的经典,最应该成为青少年阅读的主体。那些经典的创造者已经作古,但是他们的创造精神不灭,创造成果不灭,攀登那些文学的高峰能使我们的精神成长,我们可以凭借对名著的阅读站得更高,看得更远。

  愿借此机会呼吁青少年朋友,从这个暑假开始,读几本新书,同时读几部名著吧,让我们的阅读之旅更多乐趣、更多收获。
Fri August 4 2006 09:08:50

<<< 1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