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首页
留言簿共有1076 篇留言
<<< 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1021 至1040
病人言心
隔三差五的总要来这里溜达,人气还不错,所以看看就足够了。谢谢“小学生”念叨。

冯唐最近这篇杂文,有一点不好,要receipt的情节太假。不举例,不论证,直接就这么说了,想必冯唐也不会计较。

顺便感谢冯唐,前段时间又研读了一下“金字塔”这篇杂文,写了个流程改进报告,得到老板夸奖。
Sat October 14 2006 12:24:15

小学生
冯唐,看你写的字也顺手在你家门前捞了几只毒蝎子泡酒喝。你的超级无敌粉丝儿病人最近也不给我传小纸条儿了,大概也正默默关注着你,赫赫......在捉住病人以前我先关门放狗。

我前任老板说,一周工作八十个小时,要是再没八卦没绯闻简直就不能算社会名流了。想做名人一定要有背后炒做。今天,你炒了吗?没炒就赶紧炒吧。
Wed October 11 2006 19:11:08

Krystian
过节,来转转。

阿姆斯特丹这篇是见过最好的写这个城市的中文字。

阿城不错,就是怪人太多。

而且人都对垂手可得的东西兴趣不大。当轻毒品不是问题,重毒品就成了问题。
Sat October 7 2006 05:56:15

小学生
两年前路过阿姆斯特丹,只停留了一个多小时.我穿了一双木头鞋,过了一片周围开满郁金香的坟地.墓碑上的祭文长得吓人,我一个字也看不懂,就记得好些大爷大妈的名字都贴金镀银,有的嵌生前照片.我猜想不出他们什么身份,走了几米远我就涕泗横流,虽然空气中花香阵阵,我还是能闻到一些气味.这让我在以后的两礼拜都好象进了一座恶梦的迷宫,走不出来.那双鞋我留在原地给亡魂们留个纪念,一心想着他们不要追来.我穿自己在北京买的一双布鞋上了飞机.好象是重生了一次.

我在那座城里翻了"风月宝鉴"的另一面是因为我和冯唐一样信邪,他学医知道所谓人体的零件儿是怎么组装起来的,我没学过医,可是我尊重亡者并且敬畏神灵.没带伞的正处副局的干部儿们我也见过,一次是在阿拉斯加一次是在夜晚的澳门.我游荡于夜市却百无聊赖,小时候我在四合院儿的颓墙下数过不同颜色的碎玻璃茬子,空气中的浮尘在午后的阳光里漂浮,我一个人独自享受颓废.夜市里给我的感觉却不同于在北京.因为那是一些我怎么数也数不过来的活人,这让我感觉到无可奈何的另外一种颓费.瞎逛了几圈儿,我什么都吃不下.我怕吐在三星级宾馆的席梦思上因此没地方睡觉,所以只好空着肚子就洗洗睡了.
Sat October 7 2006 00:47:16

Jennifer @ Holland
写了好长,发了,却告之,时间太长,请重试。听话,再试一次,没了。气~~气S 我了。以我的脾气,绝不会再写二次。可为了冯唐,我写,我再写一次!

每周都会来这里逛个三五圈,即便没冯唐的新文字,看看各位看官的留言,也很有趣。
只可惜我懒惰,未曾在这里留过言,一直潜着呢。
今儿,无论如何也得冒个泡泡,就为了灯红酒绿的Amsterdam。

两周前,冯唐临离开阿姆的前一天给我留言,说人在荷兰,在Amsterdam。挺稀罕这个城市,要为它写几笔。
我这个悔的呀,等了好几年终於有了见面的机会,就这样的错过了。
算鸟,我也不再罗哩罗嗦这个事了。还是说说Amsterdam吧。
在荷兰住了四年之多,去阿姆不过十次。
第一次去逛新鲜并害怕。和几个男同学一起经过红灯区,脸红心跳,连正眼都不敢抬。纯的像村里出来的娃儿一般。
第二次去觉得阿姆脏乱差。随处可见刺青和扎的满身洞洞的黑人,随处可闻到大麻的味道,随处可见性用品商店。。。。。
再之后几次去,都是陪远来的朋友游玩。红灯区是必逛之地。夜晚之前,红灯区基本上可称为一个游览圣地。大人孩子,老头老太,旅游团队,各色人种,济济一堂。在红灯区除了”观赏” 橱窗里的美女,听live show门口的人用汉语和你搭讪,另外一有趣的事情便是看国内的旅游团。十几个脑袋会齐刷刷的在导游的指挥下向左或者向右,并会对大乳MM指指点点。导游会告诉他们,每15分钟50欧。我心里嘀咕,这上窜下跳的时候还得看着点时间,还挺有难度的。
一般初来乍到的人都会对阿姆留下脏乱差的印象。因为大多数的人只会游逛最中心的这一小片。其实出了这个圈圈,阿姆的美丽与精致就回来了。这也是荷兰整体城市给人的感觉。并不像巴黎或者罗马那样大气,但它是精巧的。

难得冯唐初来阿姆便发现了它的美与它的与众不同。文字极好。为什么好,我也不会评说,就知道读起来极有韵味。保持了冯唐文字一贯的特点。同样的一个城市,换作我写,必定就成了导游图一般的东东。而冯唐就能把其中的味道写出来,这是天生的灵性和十来年文字修炼的功夫。
Wed October 4 2006 12:07:56 - Holland

读者
又有更新了……
我是不是第一个阅读的人呢?
每天都盯着这里,
希望早日看到北京北京出炉,
等待!
Wed October 4 2006 06:41:32

xp
果然十一就有了。

北京的不朽感觉淡漠了,我和我爷爷一起住过的胡同灰飞烟灭了……
Tue October 3 2006 09:27:58 - 北京

給你個姑娘又怎樣
 今天抽空用手機看完了十八歲給我一個姑娘,加上前天看完的萬物生長,至此,馮唐的小說只有歡喜還沒有讀過了,但是我不打算看了:知道是什麼味道就好了,吃個完整,誰有那麼好胃口。我還有一秒鐘幾十萬上下的生意,誰照顧?
  算了,我不陰陽怪氣說話了,直說了:就是沒看頭。
  在有好看的故事的前提下,結構怎麼顛三倒四都沒有關係,反正足夠聰明的讀者滿大街都是,只要你沒有落下什麼,大家自己組裝一下,來龍去脈還搞不清的話,那也只配去追星了。但是,結構可以亂,不能沒條理。閱讀的快感在於在結構的迷宮裡面走來走去搞明白作者的意思,然後和扉頁上俊美的作者近照相視一笑,引為知己。要是作者自己都不清楚自己打算怎麼擺弄這個結構,那作為一個對智商極度自信的讀者,如我,只好感歎一聲,這寫書的也是一輩不如一輩了
  HTML有個很不好的地方:在某些詞下面會有一個下劃線,稱作超鏈,如果你對這個詞有興趣,一點,就被帶到和這個詞有關的不知道什麼地方去了,這樣鏈來鏈去,最後自己也不知道最先是在看什麼了。
  馮唐的小說讀下來就給我這種感覺:正在講述的故事,因為某個特定的關鍵詞,忽然就打岔到了另一群人物身上,有時沒頭沒腦轉回來,有時就徹底開始說另外一個故事。開始幾次以為是有特別寓意的,這種現象出現多了就猜疑了。兩本書看完,我基本可以肯定,他沒發現自己跑調了。這是作為一個嚴肅的小說讀者的我所不能原諒的:滿書架的粉紅封面小魔女系列我是絕對不會碰的,既然我選了你的書,你就不該讓我失望成這樣啊
  還有一個毛病,不大,但是致命:窮抖機靈。
  一個笑話,講一遍大家開心,馬上重複一遍可以視作強調,重複第三遍就無趣了,第二天再對著同一撥人講同一個笑話是無聊,要是指望這個笑話過一輩子那就是惡劣。可惜,馮唐的很多比方,某些說法就是這麼反覆出現。煩,也不至於,但是看到第五次,是真的不覺得有趣不覺得機巧不覺得飽含哲理了。
  我和人說過香港電影的一個毛病:新晉的導演編劇總是擔心拍完這部戲還有沒有機會開下一部戲,於是比賽著在一部戲裡面用上盡可能多的小點子,討好觀眾討好投資商。於是,很多片子裡面都有些很有趣但卻顯得有些生硬的小插曲。然後,這些創意用在另一部片子中,位置合適了,可是大家在上一部片都看過,效果沒有了。
  我這麼惡毒的揣度:寫第一部的時候怕沒了下一部,於是把能想到的朲PIPEPIPEY西都用上;等到第二部,氣緩了,但是有些自己得意的段子捨不得拋下,於是再用一次;我大膽預言:到了第三部,想用新的,可是想不出來了,只好把那些用過的再用一次。看過歡喜的可以出來駁斥我,我虛心接受,但是我要嘴硬的說,他遲早走到這條路上
  最後,說點仇富的話
  馮唐的經歷可以說明他是一個極聰明的人,引用書評家的話,讀書到醫學博士,轉行拿了美國的MBA,現在是年入百萬的金領人士。但是,吾友王小波說過,這個世界的嚴肅作家大多是湊合著過日子,有些連湊合都算不上。我大膽引申一下:一個人過的富足了,多半就寫不出有力度的朲PIPEPIPEY西了。金錢對聰明人的毒害可見一斑
  但是一個聰明人,怎麼墮落還是有底線的,用馮唐本人的話來說,「幼功」還在,底子比別人好。所以,端正了態度,還有提高的餘地
  這兩本書帶給我的閱讀快感還是有的,但是——凡事就怕這個轉折——再次引用王小波的話「一個富婆,坐在奔馳車後座上瞎劃拉幾筆,就想當我寫作的楷模?啊呀呸!」
Tue October 3 2006 09:07:55

读冯唐
读冯唐的书之前一直充满期待。“2005年最好的中文小说”,70年代人,一个医学博士转学MBA,最后成为作家,王朔,王小波之后又一文字高手。一连串眩目的评论。看过他的博客,觉得文字有趣,形容现在70年代人的一个词:“妻肥子壮”让我印象深刻。

?从当当网买了《猪与蝴蝶》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首先看散文集,文字还是幽默有趣,但内容却显得贫乏。而且有很多文学青年你捧我,我捧你的应景文章。更有一篇是捧黎宛冰的。黎宛冰就是为证明四色定理的老爸跟老罗掐架的那位中青报的编辑。感觉味道就不大对。几篇写香港的海外见闻倒也差强人意,过得去。

?《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就让我彻底失望了。在书里面,看到了流畅的文字,看到了王朔《动物凶猛》里的青春躁动和大院文化影子,但却没有看到一个完整的有吸引力的故事。同样是自传体小说,还是王朔的看得过瘾。同样是贫,王的小说贫得有故事,有细节。军挎,防空洞,板砖,姑娘这些元素都差不多,冯的小说还多了《龙虎豹》,但怎么样把这些元素捏合成一个整体,冯还是没有王做得出色。
Tue October 3 2006 09:00:19

格桑雍西
《冯唐的小说有多么伟大》

冯唐曾写过一篇随笔,叫《王小波的小说有多么伟大》。
这可以成为我写《冯唐的小说有多么伟大》的原因吗?
一个是我十年前喜欢的文人,一个是当下我追得紧的帅气小说家。
冯唐说王小波使现代汉语文学刚刚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开始,那他自己则毫无疑问应该是现代汉语文学的一个奇迹!
好小说的文字要有质感、或浓或淡、或韧或畅、或是东坡肘子或是麻婆豆腐,但不能是塑料裹脚布。
好小说的结构要精当,转承启合,该凸的凸,该仄的仄,该紧的紧,该疏的疏,让人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从胸看到臀,再从臀看到胸,感叹天公造化。
好小说要有才情。好的小说家用肚脐眼看天下,从另一个角度拿捏你的痒处或在你豪不设防的时候给你一记断子绝孙撩阴腿。小说可以不谈思想,只谈才气纵横、心婺八极。
好小说应该简简单单透过白纸黑字,将千年前万里外的生命经验注入你的血液中,让人去体会生命的感动。
以上好小说应该具备的法宝,在冯唐的小说里我们都能看出端倪。
私下里我最偏爱他的《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小说可以当作记录中学生活的情爱断代史,记录了作者在八十年代初的北京最初接触暴力和性时的感觉。在作者妙曼的文字之下,这些少年往事变得倾国倾城,看完让人走不出少年秋水对少女朱裳的刻骨相思,内心荡荡然的惆怅着,有点失魂落魄。
用质感、丰腴、妙曼、还有改不了的臭牛逼的文字,用无拘无束撒野的气质去讲述姑娘、英雄和流氓是冯唐小说的脊梁。在那些零零碎碎、乱花迷眼的讲述中,崇高的和猥瑣的、雅的和俗的,着调的和不着调的,合在一起,在他的小说里狂野着,奔放着。
喜欢极了这种阅读的感觉,喜欢极了他的文字。
有人这样说:“当我们厌倦了做作的文艺腔,当我们看腻了学者们高深的韬论,不妨歪在床上,读读冯唐”。
不信,你就试试。
Tue October 3 2006 07:32:27

年轻人
本以为 只有韩寒的文字 能让我找到自己
没想到还有 大哥你
什么也不说了 谢谢你的文字!!!!!
Mon October 2 2006 10:06:15 - 河南 漯河临颖

Layla | halfwaystay.blogbus.com
朋友把这个网站的地址发给我叫我看你写的北京。我草草略过随笔目录,就笑了。那些个在眼前一蹿一蹿的词儿,北京、香港、非典……也在我的生命和记忆里蹦噔呢。嗯,最近忙,空了慢慢看^^
Sun October 1 2006 15:44:52 - 港岛某大学宿舍

biangbiang | pinkchild_ying@hotmail.com
读你的小说,感觉像在吃毒药。和你当时一样大,小说的文字渐渐淡出,一幕幕的情景清晰起来,开始无缘无故的羡慕起你的年代。
Sun October 1 2006 03:24:23 - 上海

小学生
冯唐也开始走搞笑路线了,写不出来东西埋怨这里气氛不好。是不是太忙了?
Sat September 30 2006 16:50:00

凯西 | c.a.t.h.y@hotmail.com | c-a-t-h-y2006.spaces.live.com/
凯西是女的,出生于哈尔滨,小小年纪辗转至北京又辗转至香港。目前在香港某大学忙碌并且空虚地读商科,预计毕业后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忙碌并且空虚地赚钱生活。偶尔思考为什么活着,通常没有结果。有牛人说,活着的问题在死之前是解决不了的;敝人深以为然。放弃思考之后我通常会来这里坐坐,分享一下一个讲普通话用普通话思考和写字的人,在这个叫香港的城市森林中的思考与生活。我以为冯唐先生是聪明而有灵性的人。我很喜欢聪明并且有灵性的人,并且在阅读这样的文字的过程中深感快乐。谢谢你给予凯西以及所有孤单灵魂的快乐。
Mon September 25 2006 14:48:55 - 香港

事儿爸http://blog.sina.com.cn/u/1483470285
由“菜头”和老罗的推崇,认识了冯唐,一口气看了他主站上的三个长篇,过瘾。。。。。。

刚知道他有博客直到眼见该博的感觉,就象他自己常说的那样,硬了,又软了。

干,大腕又不来写字,留着个定格的摄像头,什么“毛片”也不能偷窥到。

“老流氓”,你的千古黄书何时出炉呀,我这个70后的也没有激情看毛片,但你的字还是喜欢的,快点把包皮翻下去吧,藏久远了要发炎的!
Fri September 22 2006 16:36:34

Happy Forever
用两个周末看了冯唐的万物生长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没有曲折情节矛盾悬念,但是仍然让人欲罢不能,也算是不错的文字了吧。当然读者是分群的,我属于被其迎合的低级趣味的那个群体,不代表广大人民群众意见。

喜欢看冯唐的文字,除投合了低级趣味之外,还有其他的原因。第一,臭贫。第二,故事关于青春期。

臭贫,必是思路敏捷,思维发散,MS面试题目通常着重考察。
我看的书很少,看的电影也不多,我大学里有1/2的时间待在图书馆,这1/2的时间里研究线性代数和图论,另1/2的时间翻烂GRE,teolf词汇。硕士研究生到现在,看paper的背景音乐也通常被广东话和英语广播占据(我相信经年累月的潜意识接受,有一天这第二语言就会行云流水在舌尖自然而然。)我认识的惟一一个文学女青年是北大毕业,现在从事东亚研究的阿减沙。本来想问她有没有读过万物生长之后写点什么直接zt一下。自己怕写不出来。调侃是自己最欣赏的生活态度,但是我不会,写东西总是"事事儿"的,有的时候想挺招人烦的,但是又忍不住(这段情节要是搁在冯唐嘴里,就应该是“%@#%#%(&#”, 具体操作见下段)

“那时候,杂花生树,群莺乱飞。激素分泌正旺,脑子里又没有多少条条框框,上天下地,和飞禽走兽最接近。但是,这些灵动很快就被所谓的社会用大板砖拍了下去。双目圆睁、花枝招展,眼见着转瞬就败了。有了所谓社会经验的我,有一天跑到南京玩,偶然读到朱元璋写莫愁湖胜棋楼的对子:“世事如棋,一着争来千古业。柔情似水,几时流尽六朝春。”当下如五雷轰顶:我操,又被这帮老少王八蛋们给骗了,朱元璋的对子白话直译就是:控制好激素水平,小心安命,埋首任事,老老实实打架泡妞。朱元璋是混出名头的小流氓,聚众滋事,娶丑老婆,残杀兄弟,利用宗教,招招上路而且经验丰富,他的话应该多少有些道理。”--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冯唐

关于青春期,似乎有一段空白,which我想去搜集种种来添补 (perfect的定语从句。中文E文结合用法详见IT民工的“ZB”一文http://spaces.msn.com/journeyboy/)。
我怀疑女生没有真正的青春期,除了几个记忆片断。小学六年级,老师们在班级里赶走了男生,找了已经来了那个的女孩子出去说话的时候,清楚记得对那几个女生有了很复杂的印象-觉得她们不象好人。第一次那个通常觉得自己虚脱的要死一样的感觉也很深刻。看冯唐,看王小波,看血色浪漫,可以达到补课的目的,对于淘气男生,我要沉痛的反省自己对其横眉立目的少女时代,有利于避免成为心理变态的中年妇女教导主任。

控制好激素水平,研究能发东西的东西,好好保存一颗好心,坚决不做中国女老板,which令人闻虎色变。再接再厉作眼底有一陀忧郁的反革命意淫犯。
Sun September 17 2006 12:52:46

阿七
前段时间被老师催着赶图,连夜做工百事不得顾,现在倒是可以长闲逸豫,本想这段时间在厦门的大街小巷里整日游荡,搜搜小吃,晒晒太阳,不想海上突然起了风,冷干冷干,出去了几回嘴唇就皴裂的厉害,只好蜗在宿舍一角,边使劲喝水边断断续续地给你写这封信了。
不出门有不出门的好,我憋着口气把冯唐的小说和随笔全都过了一遍,野刺刺的才气横溢,读完耳边竟虎虎生风。对比小说我更喜欢他的随笔,幼功扎实却执意剑走偏锋,有识度见性情,窃以为是近些年来笔法取古中最能得意之人。对比近年来作品不断的止庵,前者的笔法一枝堪三折,婆娑摇曳;后者的却是波澜誓不起,静水流深。有趣的是,两个人同是北京人,同是七十年代生人,都自医学院毕业,毕业后却又都弃医而去——冯唐出国学商,回国从商,文字于他是养生之道而已;止庵呢,毕业后先是做了记者,现在是自由撰稿人,恐怕还得靠文字营生了。冯唐是北京胡同里长大,元气饱满野心十足;止庵呢,他父亲是诗人沙鸥,少年时也出过诗集,现在走的却是知堂的路子。
留心了一下,二人在言及自己的读书作文之道都与你的心得大体类同。“现在有志于汉语写作的应该以古人的文章养意境,以民国期间作家的养文字,以国外经典小说养力量。”鲁迅先生曾言及青年人少读中国书古时书,但到底是时移境迁,他们那一辈人小时侯挨过私塾老师的板子,长大后读的通魏晋志怪唐传奇,知道古人的好,而后就能知的到古人的不好。我们这一辈呢,单是直接去读通古人的书,多怕都是不行的,就无论知或不知古人的好与坏了。也不是学九斤老太嘟噜“真是一代不如一代”,只是有些东西确为我们所忽视了吧。比如这段时间正在看的张岱,着实喜欢的紧,光看他为自己写的墓志铭,之摇曳之妙曼之诙谐之澹荡,心下一慌,白茫茫里竟觉得以前读过的文字十之八九均不见踪迹了。《西湖梦寻》《陶庵梦忆》薄薄两本,要想进行汉语写作的同辈人或许都不该错过,起码可以对着掂量下自己的份量。
民国期间的作家我晓得你向来最推崇的是沈从文,先生温柔敦厚,文字净明素朴,我却是赶着热豆腐才能自觉味道的急人,到底性情不同,不能如你那般浸润其中。《边城》透明若玉,不见一点痕迹,但自己却终究只是隐见其妙处绰约,难以会心。倒是另一篇小说《丈夫》更有力量,读后躁释矜平铅华洗尽。后来读博尔赫斯的《第三者》,看梵高的一幅不知名的素描其中一妇人怀抱一孩的神情,最先让我想到的都是《丈夫》里面那种平静淡穆的悲,于无声处惊听雷。
我呢那时期里头最喜欢的倒是周知堂和张爱玲。比较周氏兄弟,鲁迅是诗人,知堂是智者。于我们而言,鲁迅是永远的先生,但鲁迅只有一个;知堂不一样,仿佛他是只写小品文的,他的随笔概分两味:清平寡涩者,读来竟如雨后自己家园子里面的斜挂雨滴的青绿苦瓜;泼辣起来,倒有我们湘西那边大太阳底下家庭主妇们一筛篮倒过来铺天盖地的红辣椒的风味了,连同旁边的空气都不免辣辣生风。至于冠在其头上的所谓汉奸之名,不读他的文章,不了解他的思想和为人,有的人还是不要妄断的好,有些事情最终还是时间说的算。张爱玲是真无可挑剔,无论是文,还是人。她说自己不爱写人生飞扬的一面,在意的反是人生安稳的一面。你看她做的哪怕是麻婆豆腐家常菜,却五味俱全,吃的时候若不经心辨不出底下的味道,厨房里的倒要免不了一声冷笑了。除却文章,她画的画,她给自己设计的服饰,听她怎么津津有味地说自己的俗,那份大气实在不知压过世间多少男子!曾国藩讲文章有四象,太阴太阳少阴少阳。太阴太阳属“识度”,少阴少阳属“淫荡”,她都齐了,“人生是一袭华美的袍,上面爬满了蚤。”她写人生的热闹的表象,写的精彩;她也写得出来别人洞察不到或认识到也写不出来的人生的底子,这就是天分了。同时期的女作家里面就才华识度上恐怕与她都不能相比,倒是后来台湾的朱天文的《世纪末的华丽》里面之绚烂之孤寂颇有张爱玲的风味,至于现在一些与你我大致同龄“下笔就老”的女作家们,还是不提罢了。
或者自己是天秤座的缘故,总觉得理应有一种态度超越讽刺批判,所以在这个层面上自己最喜欢的还是阿城。《遍地风流》《棋王》《闲话闲说》《常识与通识》《威尼斯日记》一路读下来,阿城的好,真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才算好了。虽然年轻时候的《遍地风流》作凿的痕迹还是看的出来,但越往后越见精彩,越精彩越内敛筋道,到后来竟觉得整个人本身化为艺术品,遁成传奇。就生活识度而言,他与西方的杜尚多少有些相象;就性情笔法而言又近于张岱。与沈从文汪曾棋相比,多了一分世故明澈;与钱钟书木心相比,又少了分卖弄刻薄;借用旁人来说“他有明珠一颗,却只在指缝处微露毫光。”
写文章说到底是自己性情,才学,识度的观照,写的好了自己整个人就在里面了,有人说托尔斯泰是谁?就是他笔下的安娜卡列尼娜,是他笔下的所有人物,这是有道理的。我呢,自小生长于市井,往来所见无非红尘碌碌商贾繁华,所以一直以来好食好色好狗好言好事好功,烟火气邪重,实在是一个腌臢混物。自己呢,也不以之为是或者不是,反正就这样吧,随心之所欲。至于文字估计也只能如此罢了。各门学科说到底都是不同的新陈代谢系统,各门子里的人凭着天性截取世界大系统的部分想了些事情,然后各显神通把它表达了出来,写文章说到底是不过只是其中一个,不过是更本原些吧。我想坐在各个金字塔塔顶的人看到的尼罗河风光想必是差不到哪里去的。
Sun September 17 2006 11:57:19

下一站,天后
冯唐在手 余温乱弹
刚刚读完《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这才第二次把对才子冯唐的认识落实到白纸黑字--第一次是不久前《时尚·芭莎》对他的专访,其他便只是新浪blog上贴出的数篇杂文.昨天下午找书的途中还邂逅了李碧华的新作,暂时留做念想--好的作家就是这样:你在网上像看八卦新闻一样即时更新过他近日的文字,你在网上像看八卦旧闻一样穷翻猛找过他以往的文字,图穷匕现,还是舍不得不买书来看,要不怎么我这三个月后的"文学学士"该叫B.A呢--哪里是Bachelor of Art,分明是Book Addiction患者(同样刚看过DH218的到这儿应该会心地笑一笑嗯).至于那些在徐静蕾鄙陋圆滑的blog上留下赞美评论的读者,和那些心甘情愿为其成书掏钱的消费者,真的很难分清二者谁更傻B,就像斑斑假装被克鲁克山吃掉前很难看出罗恩和赫敏谁更讨厌谁一样.

现在的中国作家比我小时候可怜,不仅表现在中文文学被市场经济的大潮和西方文化的入侵冲击成了司马钱,也表现在读者对其预期的下降.当我向每个我认识的可能读书的同龄人死命推荐《兄弟》时,我悲哀地想起高中读过《在细雨中呼喊》这本我认为余华最牛B的作品后,我远不认为至于像今天般激动惊喜.这就好比大学里每当被迫用大众的角度标准夸了谁什么,总要忙不迭地补一句"我是说在复旦范围内还成啊!";结果每当真心地赞美闫夏杜杜妹妹等人的才智品行或者个别师兄的美貌,则不得不使劲解释"搁北京也牛B真的!"...就像上海人听到外地朋友热切真诚地夸奖自己"你真的一点儿也不像上海人!",就像听到新加坡留学生夸我"你说你最讨厌逐字逐句念稿的那种presentation就已经让我刮目相看啦!",预设酸苦不堪思量,好生悲壮.

认识冯唐,就晚到了这个时候.王朔、石康、王小波等等早在大一大二就坐满我心中的威虎厅,让我在离开北京后真正开始熟悉当代北京文化,或者,说白了,是熟悉中国人能怎么说人话,尤其比起其他一些装B的老少作家.高二时第一次读石康,看的是《支离破碎》,完全理解不了他的智慧,更完全接受不了他的"下流",险些便当70后首席俗人打入黑名单,只把关于处女的个别页折了角留待日后体会.大一再读石康,从《晃晃悠悠》开始买了全集,也不知自己怎么就质变得心领神会爱不释手,看哪本都五味杂陈泪流满面.寒假回家翻出《支离破碎》重看,评价也翻了身--至今两年未碰,仍然记得陈小露"小逼紧紧的,小腿细细的"那一段,北京男作家不会写妖精就没法儿出道,如果文坛有魔法学校,这帮流氓肯定能研发出大批媚娃自娱娱人.你还真就没法儿不喜欢他们,他们坏得招人.好在我是女的,又比他们都年轻,乐得看着我市哥哥们比聪明比犯坏比流氓比文才,看真北京真男人真才子写东西是真痛快!(看韩寒写东西是真别扭--丫嬉笑的时候你想怒骂丫,丫怒骂的时候你又想嬉笑丫)

贫了这么多,还没说到其人其书--我说我这篇写书评了么?某深夜给宽宽发短信推荐冯唐时用的表达是"看完他你会对大陆对自己都有信心".我很清楚自己这学期的阅读欲望纯是被他激起来的,在看到《时尚·芭莎》里说他中学六年读完了全部古文著作之后."读书破万卷,下笔如有神"绝对是真理,没这前提少扯什么"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我一直很反感抗拒米兰·昆德拉和杜拉斯,就是因为很多人装模做样地言必引用他俩--拜托,古今中外文学何其博大精深,怎么当代市场相当一部分主流作家对这二位的引用率简直高过其他所有来源?这不是装B的话你告诉我这是什么?合着只看过他们的个别书就可以出道了?可以写东西骗小孩儿了?答案还真是肯定的...这就像老罗批判装B时写的那些句子一样,都是有系统有套路的.不就是爱你老去之后的容颜吗?不就是生命不可承受的这那吗?不就是红酒香烟蕾丝高跟鞋吗?不就是疼痛撕裂泪水娇嫩柔软晕眩花瓣子宫吗?会玩儿文字的谁他妈不会写这个啊?问题是跟安妮宝贝郭敬明之流抢市场有意思吗?我可不想我爸妈"四十五度角仰望天空泪流满面"因为他们的女儿用文字卖淫去了.老米老杜无罪,人家根本没屑于毒害中国青少年来着,就是被大陆人借来当刀使了.谁看到这儿不同意的,你试试反驳一下王朔这篇《我讨厌的词》先:http://www.lotayu.net/bbs2000-2001/159/announce/232557.htm

高中时王岱老师就说我看书看得人都"杂"了来着,虽然不懂她何出此言,我还真是看了谁写字儿就带点儿谁那劲儿,比如上周看完六本中文版《哈利·波特》,说话顷刻间爱用比喻,形容人的感情色彩也倍儿童真;后来看了极端相反的《金枝欲孽》,看得目瞪口呆五体投地,学不来人家的心计,却多了个毛病--每说一句话都在心里翻译成粤语.现在刚看完冯唐,不反流氓一下那是不可能的...刚上baidu狂搜一通,发现他一米八三--谢天谢地,我已经22岁,再也不想承受喜欢谁然后发现他没我高的打击了,人Sawyer一米八八呢.看书里秋水那意思和网上仅有的几张照片,应该怎么也能比石康还帅着点儿嗯...意淫的话留着私下跟姐妹们扩写吧,否则我也浪费素材了我,好歹也是一prospective北京女作家呢--很想在这头衔儿里加上"流氓"二字来预设一下自己未来关于"残酷年纪"作品的风格,向王朔石康冯唐靠拢,结果觉得放哪儿都像形容人格,遂拉倒.

J.K.Rowling说自己创作《哈利·波特》系列不是在写一套书而是在创造一个世界,我想她做到了.《金枝欲孽》也同样创造了一个与其他烂俗清宫戏大不相同的世界.金庸、古龙、北京流氓才子们亦各有其世界,还有小时侯喜欢的郑渊洁童话.巫师,都他妈是巫师.内功深厚如冯唐,在行文发表上尚谨慎隐忍认真如此,奉劝自以为有才的"80后"们,等你有能耐创造一整个世界的时候再出道吧!当然已经出了道的发了财的不妨继续嘚瑟下去--没有你们才疏学浅不知好歹轻狂抖叻在先,十年后怎么体现得出80年代真实力派们排除万难终成正果的可贵?
Sun September 17 2006 04:08:38

YY
看冯唐的小说
可能跟我相近的年龄,也可能在同一所大学学习过,所以读着很亲切。欣赏本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东西,可能有些人不大喜欢他的作品。

他写到,在P大,有四件必做之事,如果不做,尽管学校让你毕业拿到学位,但是群众不承认,认为你辜负了青春年少、湖光塔影。关于这四件必做的事情,有多种版本,体现不同时代民间不同的犯坏关。作者在的时候通行的版本是:第一,在塞万提斯像底下小便一次。第二,在学三食堂跳“平四”一晚。第三,在三角地用真名真姓贴情诗一首。第四,在未名湖石舫上胡搞一回。其实第四条体现出那时大学生没有地方犯坏的苦闷。其实石舫上风很大,很容易让小弟弟中风的。

作者真的是胸怀天下交际很广的人,能从文科生的师兄那里把这样的典故都能给折腾出来,我上学时候可是很乖巧没有那么多的说法和想法的。并且这四件事情,第一件我做不到。第二件,我从来没有去学三跳过舞,天生舞盲。第三,还真没有在三角地贴过东西,除了在那儿摆摊卖东西和淘东西。第四件,还真的很难实现,那时没有女友。

但是我有一个未了的愿望,就是在半夜裸泳一次未名湖,一定要到胡心石舫上,迎风而立我的小弟弟,昂首四顾唯我独挺,可惜从来没有实现过。

但是在这样的校园里面,树林和小湖到处都是,所以一些没地方的苦闷的情侣在自习之后会钻到四处的校园里面发生风花雪月的故事。

原来军训一区队的人是城环系的,都被一区队长给带坏了,总是做些我们不屑的表面文章。回到P大,有些人还作些过犹不及的事情。

曾经看到一个城环的小子,拿着一个跟他小臂大小的手电,每天自习之后兴冲冲的向楼下跑。原来他加入了所谓的护校队,其实就是一帮流氓保安带着一群混蛋学生,很晚的时候在校园里面晃荡,专门拣小树林墙角,然后忽然打开手电,往往能惊出几对鸳鸯出来。抓了现行的还要勒索一下。

这帮人还真的混蛋。
Fri September 15 2006 03:38:26

<<< 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