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冯唐留言簿

写留言 | 首页
留言簿共有1076 篇留言
<<< 1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1001 至1020
林圈圈 | emilylin@126.com
我想看你没被编辑删减过的文字,我喜欢看你把很多事情描写的直截了当而且淋漓尽致
Wed November 8 2006 05:21:27 - 北京

雷涌那厮 | www.tianya.cn/new/TechForum/Content.asp?idItem=390&idArticle=1374
王朔将催生21世纪中国第一个文学大师的诞生

说到文学大师,从古至今,每隔百年总会诞生几位。唐代之前有庄子、屈原、司马迁等,唐代之后有李白、杜甫、苏轼、曹雪芹等。可以说,在历史的大潮中,中国的文学大师从未中断过。到上个世纪,有几位文坛巨擘以其彪炳千秋的著作毫无争议地进入文学大师的行列。他们是:鲁迅、巴金、曹禺等。
  八十年代以后,中国文学事业一直蓬勃发展,但大师级的人物总是难以识别。张贤亮、贾平凹、路遥、王蒙、王安忆、王朔、刘震云、莫言等几位六十年代之前出生的人都具有大师的潜质。若从官方的角度说,王蒙是大师的不二人选,若综合来说,笔者以为非路遥莫属。
  张贤亮求新求变,但才力不足,语言稍显粗糙,贾平凹是最有追求的一位作家,但生活经历的局限制约了他在文学上有更好的表现。王安忆文笔一流,思想细腻,表达时代风物游刃有余,是当下中国最出色的女作家,甚至已经超越张爱玲,但女性思想境界狭窄的一面总使得她停留在准大师的层面上。
  王朔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主要是他开创了中国文学嘻皮调侃时代的到来,跟严肃的中国文学开了一个不小的玩笑。王朔毫无疑问是时代的产物,所以他并不属于他自己,而属于那些社会上渴望重新排序的非主流人群。
  就作品来说,王朔的小说虽各具特色,但总难以归结为大作,他的贡献主要是为他的下一代人打开了局面,把文学踩在了地上,把看似神圣的面具撕下来,使那些后来者可以无知者无畏地去玩弄文学。
  刘震云曾经是中国文坛最具有大师相的人物,只那部恢弘巨著《故乡面与花朵》便足以使与他同代的作家汗颜。但浮躁的时代并没有给这位有抱负的作家以相应的肯定,高处不胜寒的尴尬使他转向世俗的写作,凭借他出色的才华,虽很快就取得了成功,但离他当初的理想已经是越走越远了。
  莫言的语言神出鬼没,恣肆汪洋,当代文坛无人能出其右,但其明显的弱点是处理时代问题的乏善可陈,他总是将叙述的视角转向我们并不熟悉的时代,这充分暴露了他处理当前时代问题的思想储备不足。
  六十年代的出生的作家中,苏童、陈染、格非等最具代表。可以肯定的是,这代人是最希望变革的一代,但由于其时代的局限,却最终成了承上启下的一代。
  他们这一代是最后体制内的一代,因为有单位的保障,使得他们可以坐在家里舒服的写作。由于时代开放度的增强,他们广泛接触到国外先进的文学理论以及创作实践,开阔了他们的眼界,丰富了他们写作的内容。
  他们有很好的外部环境,然而他们写出来的东西却最让人失望。他们要么陷入回避现实、虚构人生的旋涡中,要么陷入形式第一观念先行的所谓先锋派的泥淖中,要么陷入无病呻吟自我崇拜的自恋中,截止到目前,他们还没有写出任何一部现实意义深重的作品来。
  所谓大师一定是可以对本时代有贡献,揭露反映时代种种问题的人,对时代问题的处理构成大师的第一要件。固然文坛有诸如各种反腐问题的作品不断问世,但就其反映社会问题的广度以及艺术表现力上都不能算传世之作,这些作家只能算角色作家,算不上文学大师。
  顺便提到的是,2000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高行健,这是当然的大师,并不是因为他的获奖,而是因为他的语言力量已经达到汉语写作的顶峰,这样的人当然是大师,不过人家毕竟现在是法国国籍,况且他的小说还不能在内地出版,所以只当特例一带而过。
  另一个不容忽视的是金庸,金庸小说的魅力以及他广泛的读者群体都可以让他的作品进入名著的行列。但这名著是通俗意义上的,对现实问题的无能为力,使金庸最终止步于通俗文学大师的名头上。
  最后只剩下已经逝去的路遥。路遥为我们留下了洋洋百万言的《平凡的世界》。这是一部全景式地表现中国当代城乡社会生活的长篇小说,作者在近十年间广阔背景上,通过复杂的矛盾纠葛,刻划了社会各阶层众多普通人的形象。劳动与爱情,挫折与追求,痛苦与欢乐,日常生活与巨大社会冲突,纷繁地交织在一起,深刻地展示了普通人在大时代历史进程中所走过的艰难曲折的道路。
  路遥曾说过:“作家的劳动绝不仅仅是为了取悦于当代,更重要的是给历史一个深厚的交代。”一个有如此胸怀,有如此时代与历史大局观,有如此驾轻就熟的语言能力,有如此浩瀚深邃的思想的人难道还算不上是大师吗?
  我们能为有路遥这样的大师而骄傲。那么进入到21世纪,文坛还能诞生新的大师级人物吗?当下,相比于六0年代,甚至八0年代作家群,七0年代作家群是最弱势的群体,这一代人曾出过卫慧、绵绵这样的美女作家,但只不过是徒有其表,玩个虚荣,卖弄花拳绣腿罢了,是难以担当起文学的重任的。
  近来又出了冯唐、李师江、盛可以、赵赵、尹丽川等新秀作家,赵赵、尹丽川属于时尚一路,写个好玩,人家压根就没想那么多,什么大师、历史、时代这样冠冕的概念根本不在人家视野之内。李师江、盛可以才情平平,难成大气。
  只有这冯唐头戴博士帽,手拿手术刀,一脚踏内地,一脚踏香港,最令人难以琢磨,负面评论也不是很多,似乎是未来大师的有力争夺者。然而看了他的小说,也觉不过如此,似乎是另一个石康的翻版罢了。至于慕容雪村之辈,以网络为战场扩大战果的网络作家,虽然作品还算卖座,但他们何曾真正地把文学当成为时代立言的武器了呢,只不过把文学当成了赚钱的机器而已。
  写到这里,七0年代作家群几乎全军覆没。再看八0一代,郭敬明轻灵飘逸,“轻功”一流,但内力稍差,难免流于肤浅,似乎难以久长。韩寒、李傻傻、张悦然最具实力,但少年成名,定力以及生活的磨练不够,只能听得好,不能听得坏,缺乏大胸怀,若想成为大师必须经历“卧薪尝胆”。至于春树,完全是炒作的结果,省略不提。但尽管如此,八0一代作家群社会影响力还是蔚为大观,有着庞大的读者群体。
  郭敬明、韩寒之后,二线、三线作者比比皆是,因为有市场,所以出版社也买他们的帐,似乎只要打一个“80后”,就是一个不错的卖点,书就不愁卖不出去。因为有郭敬明、韩寒这样的富翁偶像,一批批后来者前赴后继,飞蛾扑火,呈现出一派派繁荣景象。
  相比之下,七0一代就可怜之极,没有几个叫得响的人物,没有几部人尽皆知的作品。最重要的还不在于此,当八0一代可以稳坐在家里拿版税赚钱的时候,七0一代还在为生存挣扎,即使是冯唐、李师江这样的准一线作家仍然没有达到以写作为职业的状态。
  七0一代的文学青年都在做什么?作为体制外的一代,他们没有了稳定的工作,他们还没来得及适应,就匆忙上了路,这一上路,就停不下来。他们的理想就在这纷扰的俗世生活中,渐渐地磨去。他们何曾不想停下来,重新捡拾自己的理想,但生存的压力只能一次次让他们将理想暂时搁置。
  八0一代是喝牛奶长大的一代,他们很早就被灌输进如何在残酷的社会竞争中生存的理念,他们早就做好了准备,甚至他们还未踏入社会,就已经规划好了自己人生的方向,于是就有了韩寒、郭敬明这样的文坛神话。然而显而易见的是,他们其实尚未对生活有真正深刻的认识,他们是流于表面的,他们的作品很难让人再去读第二遍,这与他们的前辈作家相比,比如王朔,他们只是一群刚上路的孩子而已。
  王朔引导了石康、冯唐甚至韩寒、李傻傻、春树的写作,从这些人的作品中,都可以看到王朔的影子,没有王朔的开辟,当代的中国文学仍然是谨小慎微的,王朔引发了一场革命,他的历史使命已经完成。事实上也的确如此,现在的王朔是多么的衰老,他的作品已经很难再像十几年前那样惊心动魄了。
Fri November 3 2006 07:51:54

渲染2046 | richares_29@hotmail.com | blog.sina.com.cn/u/1169659833
冯唐是谁?看看他的简历:冯唐,一九七一年出生,北京土著。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美国Emory大学MBA。已出版长篇小说《万物生长》,长篇小说《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散文集《猪和蝴蝶》。现定居香港,从事管理咨询。说实在的,我并不是一个爱看书的人。那些被我看过的书,它们中大部分的内容没有在我大脑皮层留下痕迹,即便留有痕迹的,也已经模糊潮湿了,更不要说去记住那些写书的名字了。所以我根本做不到像秋水(万物生长的男主人公)那样弄个读书名录,然后按此花名册上登记的书名一一找来阅读。好像我看文字的目的,就是为了忘掉它们。在这点上米兰·昆德拉好像更能为我说话,在他的《生命不能承受之轻》中提到的“生命的偶然性”,符合我的生活态度,能读到《万物生长》自然而然是这种态度的一个偶然性的结果。当然这种态度也有不好的一面,就是引经据典的时候底气不足,稍微有点差池,就怕被别人驳斥得体无完肤。我想:像我这类人最怕碰见像李敖这样的人,随时都能从身上掏出几十米长的经典来。冯唐大概也属于这类人,有人将冯唐和王朔的作品拿来对比后,得出的结论是虽然两人作品中的人物都带有痞子味道,但冯唐作品痞的味道更高雅一些、更有内涵一点。这大概和作品中提到的《肉蒲团》、《如意君传》、《灯草和尚》、印度的《爱经》、亨利?米勒的两个《回归线》、英文原文的《我的隐秘生活》、《Fanny Hill》、《尤利西斯》、《查太莱夫人的情人》、《阁楼》、庄周《华南经》、《少女的心》、《曼娜回忆录》等等经典背景不无缘故。你比如说秋水说女友淫荡,女友怒问秋水原因,秋水答到:“智慧可以大致分两种。一种是智慧是达芬奇式的智慧,无所不包。达芬奇画过画,教过数学,研究过人体解剖,设计过不用手纸的全自动抽水马桶。另外一种智慧是集中式的智慧,比如那个写《时间简史》的教授。他全身上下,只有两个手指能动,只明白时间隧道和宇宙黑洞。淫荡也可以大致分两种。一种是对任何有点味道的男人都感兴趣,另一种是只对一个男人感兴趣。林黛玉和你都属于后一种。”再看看他对看门的胡大爷的一段刻画:现在,胡大爷有整套的金庸和古龙,他没有整套的梁羽生,是因为他不喜欢看,他对一些作家充满抱怨,“我都读不下去,他们怎么写下去的?”胡大爷金庸、古龙看遍了之后,开始劝我退学,“你行,你写凶杀色情都行。不写,浪费了。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改行还来得及。比当医生还造福,能让那么多人高兴呢。要不毕业就先干几年皮科,治治性病,或者男科,看看阳痿,长长见识再改行。要不一边当医生,一边写,你肯定行,凶杀色情都行。你知道怎样叫有本事,写的东西能到街上报摊上卖,有本事。写凶杀,让我想磨菜刀,就练成了。写色情,要是让我还能,哈哈,小子,你就练成了。江湖上你就能随便行走了。”我常想,我从小要是有这样一个爷爷,我会出落成什么样子。不过让我印象深刻的还是他刻画秋水的同学厚朴的形象:厚朴对人体充满好奇,将来会是个好医生。他能在解剖室一呆就是一晚上,用啃猪肘子的姿势抱着被解剖得七零八落的胳膊看个不停,一边念叨“原来是这个样子,原来是这个样子。”大家都同意他是处男,没有比厚朴更象处男的了。大家认为厚朴在新婚之夜也会看得很仔细,把新娘看得由干到湿又由湿到干,自己还象那个在山上呆了一辈子、第一出山去找妓女的老和尚似的念叨:“原来是这个样子,原来是这个样子,前面象尼姑,后面象我徒弟。”
看过《万物生长》后,我又在冯唐的网站上看了他写的一些随笔。其中有一篇是写王小波的,因我刚刚读完王小波的两本杂文,所对冯唐如何看待王小波的文字颇有点兴趣。冯唐对王小波的文字作品有三个结论:
第一,文字寒碜。即使被人打闷棍,这一点我必须指明,否则标准混淆了,后代文艺爱好者无所适从。小波的文字,读上去,往好了说,象维多利亚时期的私小说,往老实说,象小学生作文或是手抄本。文字这件事,仿佛京戏或杂技或女性长乳房,需要幼功,少年时缺少熏陶和发展,长大再用功也没多大用。那些狂夸王小波文字好的,不知是无知还是别有用心。小波是个说真话的人,我们应该说真话,比如我们可以夸《北京故事》真情泣鬼神,但是不能夸它文字好。我们伟大的汉语完全可以更质感,更丰腴,更灵动。
第二,结构臃肿。即使是小波最好的小说《黄金时代》,结构也是异常臃肿。到了后来,无谓的重复已经显现作者精神错乱的先兆。就象小波自己说的,他早早就开始写小说,但是经常是写得断断续续,反反复复。小波式的重复好象街道协管治安的大妈、酷喜议论邻居房事的大嫂,和《诗经》的比兴手法没有任何联系。要不是小波意象奇特有趣,文章又不长,实在无法竟读。几十年后,如果我拿出小波的书给我的后代看,说这是我们时代的伟大杰作,我会感觉惭愧。
第三,流于趣味。小波成于趣味,也止于趣味。他在《红拂夜奔》的前言里说:“我认为有趣像一个历史阶段,正在被超越。”这是小波的一厢情愿。除了趣味,小波没剩太多。除了《黄金时代》和《绿毛水怪》偶尔真情流露,没有见到大师应有的悲天悯人。至于思想,小波和他崇拜的人物,罗素、福柯、卡尔维诺等等,还有水平上的差距。缺少份量,小波只有三、四本书遗世,而且多为中篇。虽然数量不等于伟大,但是数量反映力量。发现小波之后,我很快就不看了。三万字的中篇,只够搞定一个陈清扬,我还是喜欢看有七个老婆的韦小宝。
看了这段评论,就会让我想起《万物生长》后序来,尽管作者不让将作品中的人物与自己对号入座,不过我还是固执的认为秋水就是作者本人,而且这个秋水不管书里书外总是沾沾自喜、自鸣得意,一副欠抽的样子。再看看余华对冯唐的评论:作品充满那个时代独具的和冯唐特有的“灰色幽默”。冯唐的小说,一般都有引人入胜的故事;而比故事更好的,是“痞”中见“真”的叙事语言;而比语言更好的,是“真”中见“妙”的艺术感觉。这几样东西凑到一起之后,就自然而然地以冯唐式的精妙与精彩,使得作品既快人心目,又耐人把玩。其中我最不赞同的就是引人入胜的故事,《万物生长》故事本身是没什么吸引力的,充其量也就初中《生理卫生》的补充读物,我很遗憾的是我初中没有机会读到这么好的课外读物,我现在只有将它推荐给我上初三的外甥。《万物生长》故事架构混沌不清,在这点上,冯唐自己对自己的批判还比较理性些。至于后面提到的“耐人把玩”,我是比较赞同的,但不知冯唐愿不愿意,因为在这点上把他和王小波联系上了——他们的作品都流于趣味。不过趣味在我的字典是个极好的词。
Thu November 2 2006 09:16:26 - 北京

杨力峰 | www.kmcenter.org/blog/user1/224/archives/2006/9822.html
他的小说对搞知识管理的人,有启迪。

初见冯唐,是电视栏目,介绍万物生长之后的一本作品。当时觉得这人和主持人两人相聊甚欢,此外无其他感觉。及至对着显示器看完万物生长痛感又过瘾又不过瘾,对冯老师的仰慕顿如滔滔江水啊滔滔江水。

在上图碰到过冯唐的猪和蝴蝶,一气读完。冯唐自家网站贴的多是旧文,翻个底儿掉也找不到最近文章。

不过自打牛博请到了冯唐,俺觉得彷佛看到老冯更新博客的机会,因为他陆陆续续贴了不少以前的文章到牛博,嘿,RSS阅读器真勤快,所有人的更新尽在掌握啊尽在掌握。

终于,在加班加得比较郁闷的星期六,俺发现老冯那里出了最新文章,哇哈哈~!~

2006年10月26日杜甫草堂 (顶风写诗)

门口古董市场东西基本都是假的和新的

园子基本是绿的和赭黄的
房子基本是清朝和本朝的

一千多个傻逼在照相
二百多个傻逼在挑工艺品
三十多桌麻将牌哗哗响

"孙孙哦,背句杜甫啥"
"两个黄鹂鸣翠柳"
"再背一句啥"
"两个黄鹂鸣翠柳"
我出门吃了碗四元钱十个的红油龙抄手

吸引我的是老冯的趣味,用尽全力也止不住狂笑失声。稍一琢磨就明白,他文字里的趣味,是知识管理型小说写作的典范。简历俺就不贴了,可以Google,这人正儿八经通透了多个不太有直接关联的知识体系,不仅仅是受过相关教育,是通透,是门儿清。
小说里头拿专业知识营造情节,每页每篇儿都是,那是正儿八经严肃认真从实践中来到实践中去的专业知识,绝非恶搞却又十分恶搞。

有些评论将老冯与七零一代人互贴标签。俺想,这种严肃认真进行恶搞的文字风格与扎实严谨的业务知识组织水乳交融的作风,或许真是七零一代人身上独有的标志性特征之一。
Thu November 2 2006 02:43:19

You know who I am
Dear Mr. Feng,

I am not sure if you are very busy with your works. But we would like to see you visit this site from time to time.. or at least write something (journal, or short messages).
Wed November 1 2006 23:11:11

光着屁股唱情歌 | magicjiana@yahoo.com.cn | blog.sina.com.cn/u/1235993490
看了<<十八给我一个姑娘>>很喜欢.
看了<<万物生长>>也很喜欢
看了<<猪和蝴蝶>>还是喜欢
准备要看<<喜欢>>了,估计还是喜欢.
就是喜欢冯唐那浑身都是小鸡鸡的文章,叫你难以下刀,也就是难以割舍.有人看了说冯唐的书是流氓文字.其实不是,记得在<<万物生长>>中写到,秋水在女友家的大床上抱着自己的女人一个夏天也没有做点什么,其实他不是流氓,文字也不是流氓文字.只是看透了些世态炎凉,弄懂了些人情世故,再慢慢的卷写在纸上.只是嘴上缺个把门的,也正是因为这些,才有我们今天可以看到的好文字,才那么好的小说.
我喜欢冯唐的随笔,真情实感,性交就是要射精,不然就会很不爽,左一下,右一下,总是在最应该高潮的地方高潮了.总是在高潮之后让我们思考一些什么,总是把最真实的情感脱了裤子给你看.
小说我最处看的是<<十八给我一姑娘>>,我知道生活给与我们大家的都是一样的,男人都是一手扶墙一手紧忙,男人都会做梦和奶大的姑娘做爱.笑了之后,还是有味道的.
个人还是比较喜欢<<万物生长>>的,更贫,更练达,更让人笑也更使人思考.喜欢那有点邪的文字气质.
跟很多人推崇看冯唐.
我想好东西要拿出来分享,让不傻逼的人继续不傻逼,让傻逼的人至少不再那么傻逼.
关注着冯唐主页的更新,就像关注着生活一样
Mon October 30 2006 14:38:53 - 河北保定 河北大学

westup | westup@gmail.com | mutaxia.org
18姑娘一书中的流氓都发达了,我身边的大多数本单位“流氓”,现在基本都混得不太好,无事可做的、逃掉的……当然流氓是有区别的……昨晚才读了冯唐……看来老罗推荐的没错~
Mon October 30 2006 06:26:41 - 张掖 上海

月饼 | blog.sina.com.cn/u/496838ca010006do
知道冯唐是去年的事了,偶然的机会看了他的《万物生长》。那时觉得自己离协和还很遥远,所以对这本号称“只有协和人才看得懂”的书并没有特别大的兴趣,加上时间不允许,所以一直没有卒读。后来,陆陆续续看过他的一些报道,对他也慢慢有了一定的了解。老罗曾经在他的博客上推荐过冯唐的博客,因此常常去他那里看看。上周在博士英语的教室外面看到协和医大学生会贴出的海报,说冯唐要来校友沙龙,于是就一直期待着看看真人。
吃过晚饭,去新科研楼603。一进去发现里面已经有很多人了,椅子已经基本坐满,教室的剩余空间也都站满了人。我挨着讲台边上站着,注意到来的听众中女性占了至少6成。是医学院女生多一些,还是冯唐的作品对于女生更有感召力,不得而知。讲台上有本签名簿,我打开翻了翻,发现这已经是校友沙龙第三期了。前面两期的嘉宾分别是沈悌教授(协和医院内科教授)和讴歌女士(《医事》的作者)。
6点钟,冯唐准时入场,全场一片掌声。冯唐带着眼镜,穿灰色夹克,蓝色牛仔裤,斜挎一个背包,走了进来。文质彬彬,精瘦干练的模样实在再普通不过。如果在大街上遇到绝对想像不出他是那个能写出那么多有趣故事,组合出那么多精彩文字的人。开始20分钟左右是主持人提问,之后是现场的读者提问。问题主要是围绕他的成长经历,为何弃医从商,写作《万物生长》等的动机,以及《万物生长》里面人物的原型问题等等,不一而足。对于每一个问题,冯唐都是很耐心地回答,没有丝毫架子。而且常常对答机智,妙语连珠,时时引起阵阵掌声。下面是他与主持人以及现场同学的问答记录,不是原话,但基本记下了大概的意思。从中应当可以感受到冯唐对待医学、写作、工作以及为人处世等事情的一些看法。
1。 主持人:首先第一个问题,你当时为什么学医?
冯唐:一个字——“傻”(台下大笑)。其实主要是当时中国的家长无论上过大学还是没上过大学的都没文化,我父母认为家里有个学医的以后看病就容易多了,所以主张我学医。我呢,当时觉得学文估计学不出什么东西来,学纯数理化又没多大意思,剩下农林牧渔医,后来想想还是学医靠谱点,就选了医学。其实那时我已经获得了北医临床医学五年制的保送资格,后来没去。因为觉得还是协和的8年制会比5年制好点,就考协和了。
2。 主持人:为什么后来放弃医学去美国读MBA?
冯唐:一是我在协和的后三年跟着郎教授做妇科肿瘤的课题,有关卵巢癌的。当时观察了很多病人采用各种疗法的预后,效果都不是特别好,所以那时情绪比较低落。另外我觉得自己的身体不太适合当医生,所以最后有了放弃医学的决定。其实当时去念商学院也不知道将来可以干什么,总觉得去国外念将来去卖药的话应该会赚得多一点。
3。主持人:您认为学医对你现在的工作有帮助吗?读了8年医最后却放弃会不会觉得太可惜了?如果重新选择的话,你还会再选择学医吗?
冯唐:帮助是肯定的。一是由于学医认识了很多协和的医生,所以看病很方便。二是协和训练人才还是相当严格的,从一些老教授的言传身教中我也学到了很多的东西,学会了发现问题、解决问题的方法。这对我目前的工作还是很有帮助的。至于后来转行,我觉得还是从自己的兴趣和个人特质出发。医学并不能使我百分之白地兴奋起来。我目前所从事的咨询工作让我可以经常接触新鲜的人和案例,我觉得挺好。如果重新选择的话,我可能会选择经济类的专业。但是我也并不后悔学医,毕竟学医就是学人,看事物的起点会比普通人更高,如果没有那8年,我也不会有现在的一些特色的东西。
4。 女生1:我们知道冯唐是你的笔名,请问你的真名是什么?另外,我们是从《藤王阁序》中的“冯唐易老,李广难封”这句熟悉冯唐这个名字,那你为什么要起冯唐这个笔名呢?
冯唐:看来八卦还是很有生命力的(台下大笑)。我原名叫Z H P,很普通的名字。至于为什么取冯唐这个名字呢,有三个原因:第一是《万物生长》出版的时候,出版社要求我用个笔名,我想来想去就想到冯唐了。因为冯唐是汉代起前的人物,我觉得那时的人物都很有自己的特点,很鲜活。另外,他始终是一个政治边缘人物,从来没有大红大紫过,这比较符合我的个性。再有就是他比较长寿。
5。 男生1:我们现在的年轻人或许对于物质生活比较热衷,似乎没有你小说当中的人那么充满着理想。我想问的是你对于理想的看法,或者说你认为你现在达到了你从前的理想了吗?
冯唐:很久没有人逼我回答这么难的问题了(台下大笑)。我认为物质的东西一旦你获得了你会觉得不过如此,就像我现在一样,并没有觉得物质的丰富带给我更多的快乐。关于理想,其实我这个人没有多大的理想,没有像周总理那样的“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的远大理想。我只是希望把自己经历过的事情,仔细想明白,然后用文字表达出来,就够了。
6。 男生2:我在肾内科遇到过你从前的同学亲口和我说过“冯唐是我们班最帅的男生”,请问你对此有何看法?另外我发现《万物生长》和《18岁给我一个姑娘》中的“我”在性情上是一脉相承的,请问“我”的原型就是你本人吗?
冯唐:我想先问一下你,肾内科那位是男的还是女的?(台下大笑)“我”综合了很多人的特点,不能单纯地认为是我本人。
7。 女生2:请问写作在你的生活中是什么样的位置?
冯唐;写作在我的生活中占很大的比重。可以这么说吧,在“初恋”、“二婚”之后我就剩这么点理想了。
8。 男生3:我读你的书读到最后突然有种强烈的孤独感,请问你是否常常会有这种感觉?
冯唐:有孤独感并不是件坏事。人是需要有独处的时间的,但现实中人们往往在躲避自己与自己在一起,一闲下来不是去打游戏就是看电影。写作的过程其实就是独处的过程,因为这个时候没有人能帮助你。你们以后做研究也一样,到关键的阶段,你会发现能够帮助你的只有你自己。
9。 男生4;如果我念到4年级就转行出来,请问依你的经验需要做什么准备呢?
冯唐:首先一点要把外语学好,这个非常非常非常重要。另外,做好你目前的事情,要知道,拥有了学习的能力更重要。
最后结束时我跑去要他的签名,已经有很多人拿着《万物生长》在围着他了。我只带了个小本,不过他并没嫌弃我的本太小,很爽快地签下“冯唐”两个字。
Sat October 28 2006 15:23:29

冯唐网网络管理员
关于冯唐的相关文章,如果作者不愿在冯唐网被转载,请电:webmaster@fengtang.com,告知是哪一篇,马上删除,感谢大家。
Wed October 25 2006 02:58:57

北海若 | beharar_sengde@hotmail.com | beharar.spaces.live.com
冯唐,转载他人文字,即使作者没有说要注明出处,说一说出处也是无妨吧?
Tue October 24 2006 10:06:23 - 北京

小Q
万物生长》——一部据说只有协和人才能看得懂的小说。今天的讲座海报上如是写。皆因冯唐,90级协和毕业生,是此书作者。
此公协和毕业后念了商学院,后去麦肯锡,后去国企,现在又回了麦肯锡。
我第一次看万物生长是在今年三月。听到室友说,看“清华男生”一章时对作者冯唐无比鄙视,原因是冯唐因为他的一个女朋友被清华男生拐去而花费一章笔墨,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我因此而于是感兴趣读。
两点感受:第一,这是一不折不扣的标准流氓;
第二这个人看书非常非常多,有观察,有理解,内心有极其精致的趣味,谈话有不可遏止的机锋。
今天终于见冯唐真容。感受加了一条:这是一个头脑极其清楚。可以说清楚得不能再清楚,我还没见过这么清楚的人。他拥有高超的从信息中提炼问题、精确切割问题的能力。并且由于医学和商学皆属实践学科,他思考问题避免了许多学数理化的人的共同习惯——把条件过于理想化。
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
一个青年人和一个中年人的区别在于他有没有想清楚两个问题:第一,他这辈子跟谁过。第二,他这辈子干什么。有些人以为自己想清楚了,后来发现自己当初没想清楚,这就是所谓“中年危机”。
还有:
读很多杂书的好处在于,让你见过很多,让你学会宽容。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为自己辩护一下,我的书还是很纯洁的。

你一定要做自己热爱的事情。这个太太太重要了。如果你因为追求薪水或者其他东西作了自己不热爱的事情,有一天,你会发现,你所追求的那些东西也都失去了。
还有关于麦肯锡若干事情,受益匪浅。
Mon October 23 2006 12:53:33

病人言心
嗯,捣乱的“卖兜”
Sat October 21 2006 13:37:56

卖兜:) | blog.sina.com.cn/u/1248575237#feeds_FEEDS_1248575237
哈哈,不要乱混啦,卖兜是中学生:)
Wed October 18 2006 07:45:16

詹建亮
你小子的文字写得实在太牛逼了,阿拉摩还摩不过来。不过,我有一个很小的意见,就是: 〈〈姑娘〉〉里的“总”字太多了,能不能把它删掉?看着乏味。
Wed October 18 2006 02:46:31 - 广西师范学院长岗校区06数本3班

病人言心
卖兜?小学生?有点糊涂了。
Tue October 17 2006 15:55:00

卖兜
还是小学生这篇实在,有进步了:)比冯唐进步!
好久没来了,这个留言版依然这么有趣!
Tue October 17 2006 09:01:57

小学生
看了半天留言本儿,有感于某些同学的发言,有人成心把冯唐文字往情色文学上扯,要么就是一大堆捧臭脚的。读书人,论道说禅总觉得空,国家大事又没胆说,在一起无非喝喝大酒忆忆秋水伊人,扯几幅闲篇儿招几根粉丝儿。如果沈从文张恨水也有博客,或者做林语堂的桃花,也不来这里捞毒蝎子。书生面相好,字写得张扬,就生抓住文章里的一半句话要他经世济民。其实能上牌桌已经很不错,发牌的机会简直象中国男足一样渺茫。笑傲江湖?凭什么啊?江湖骗子倒是全世界闻名了。泱泱大国,到处是给人算命的先生。丢不丢人?!
Tue October 17 2006 01:16:14

joyce
你放北京北京在题眉上,是写好了吗?

等啊等呢!

等待中的人有一大群,..签名售书那天,肯定长颈鹿云集,----翘首的日子有点难过哈.
Mon October 16 2006 19:41:13 - 北京

此间的少年
冯唐于我最初的印象,是有着不经世事的少年的狷狂。
 记得那时在网上读他的《你一定要少读董桥》,似乎刻意要与苏柳(曾撰写《你一定要读董桥》)唱对台戏。耳边厢,董桥说自己,“我扎扎实实用功了几十年,我正正直直生活了几十年,我计计较较衡量了每一个字,我没有辜负签上我的名字的每一篇文字。”这边厢,他吐着舌头,扮着鬼脸,亦步亦趋, “我扎扎实实用功了几十年,我正正直直生活了几十年,我计计较较每天画我的脸,一丝不苟,笔无虚落,我没有辜负见过我脸蛋上的肉的每一个人。”那神情,那语调,似乎年届六旬一老艺妓在幽怨地怀旧。
 我一直在想,这个口无遮拦的小子,究竟是什么路数?后来,有机会读他的随笔集《猪与蝴蝶》,方知道,这个学医出身,后又放下手术刀去美国学了个时髦的MBA,然后供职于著名的麦肯锡的年轻人,是有资格笑傲江湖的。
 不过,在拿到他的长篇小说《万物生长》之前,我还是有着习惯性的怀疑与挑剔。时下的文坛,充斥着太多的相互吹捧的自以为是的言说。《万物生长》的扉页上照例有着众多名家不遗余力的赞誉,但未经自己的阅读,依然不敢确定他的长篇是否也保有一贯的生趣。
 文字是在国庆长假期间读完的,捧着书边读边笑,妻子每每莫名惊诧。
 书里的“秋水”是个插科打诨、贫嘴滑舌的高手,没有耸人听闻的情节,没有巧淫,也很少煽情,只有一些成长过程中的琐事,一些校园里的噱头,但仿佛人人都可以是那个名叫“秋水”的家伙。亦或那就是冯唐自己的遭遇而已,因为所有的态度和观点几乎都是冯唐式的。人们司空见惯、视而不见的事物,在冯唐的笔下却异常生动,活灵活现,透着顽世的小聪明。
 读冯唐的文字,徒然想到王朔,想到王小波,都那么真实地在制造生活,都在拿自己开涮,自嘲一番,但并不彻底,因为这种自嘲的背后是自尊。只是冯唐的不羁背后还透着一颗柔软的心。
Mon October 16 2006 15:56:30

kamui520 | kamui520@msn.com
orz从宋静茹姐姐的BLOG上连过来看看,毕竟是我欣赏的作家……
却看到自己那随便写的日志被当做评论放在[批判冯唐]里……
orz好歹说一声吧……
不是计较版权问题,实在是汗颜,那只是看完书当天的一点很随便的感想,日志而已,压根不是正式的文章啊……汗,正经写评论也不是这么写的……跟其他文章放一起,一对比真是丢人呀orz……
啊啊啊以后看冯唐的书写评论一定要严谨些……T T
Mon October 16 2006 00:00:12 - 厦大漳州校区

<<< 1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