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首页 > 媒体报道


惊艳冯唐

羊城晚报


书人闲话

  □林伟光

  评论家李敬泽说:“七十年代出生的,冯唐第一。”

  或许有人不同意,但我读了他的随笔集《猪和蝴蝶》之后,竟对我写的文字产生了动摇。自己在煮字上也曾下过一番苦工夫,故颇有自信。但当读到冯唐如下几句话后,我不由自主地沮丧———“其实每个文字都是被咒语凝固了的妖精,组合对了,音韵对了,瞬间激活,短短几个字,十几个字,穿越千年,蛊惑人心。”与这种活泼泼的文字比,我的文字简直是没了灵魂的傀儡。

  野性与才情在冯唐笔下茂盛地生长,极俗与极雅的氛围里他把古老的汉字调和鼎鼐,烹出喷喷香的文字佳肴———当然不是纯为摆阔的满汉全席,是街边小店里偶然邂逅的难以忘怀的乡野风味。

  这位学医八年,学商两年,却在商海浮沉的小伙儿,把文字写得如此天机浑成,烂漫天真,甚至野趣横生,真让人陶醉。

  读惯了正儿八经的文字,我们沉闷,甚至气苦,有时更要受许多假意虚情、滥情伪饰的文字的亵渎,心中疯长着种种浊念,因此,偶或有的如冯唐这样的文字,就令我们心儿一激灵,仿佛灵魂活转了来。

  这不是老辣的文字,不是中规中矩的文字,而是充满了欲望的活色生香的文字。马行日象行田的那一套陈规完全被颠覆,一支笔带着充盈的才情,纵横江湖。

  眼看他懒散散的,一脸坏水,几许天真,嘻嘻笑着,是武侠小说里常见到的那种不知名姓的黑瘦少年,质朴平凡,又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忽然在高手剑飞刀走的当儿,横空一击———我的妈呀,哪里来的高手!说独步天下,或者太早了点,但迥异俗流,则是应该肯定。

  前人诗说:“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有冯唐出现,这70年代后的人物就有了令人刮目的风采———70年代后,幸亏还有一个冯唐,“这一代人的经验因为冯唐的书写重新变得神奇。”


<< 冯唐:与北京有关的青春
冯唐:是意淫古人的时候了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