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首页 > 媒体报道


冯唐:我是对自己比较狠的人

北京青年报


《北京北京》从北京出发,以北京结束———

  冯唐,被誉为“70年代文字第一人”,他的最新作品《北京北京》被文学评论家李敬泽称为是今年真正打动他的三部作品之一。另外两部是刘震云的《我叫刘跃进》和李师江的《福寿春》。

  《北京北京》,是冯唐的小说系列“万物生长三部曲”的第三部,依然是用他特有的男性荷尔蒙味道讲述自己的成长故事,与之前的《万物生长》、《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形成一体。冯唐告诉记者,“《北京北京》将是我最后一部基于自己经历的长篇。”

  12月8日,记者和冯唐在电话里聊了聊他的《北京北京》。

  作者:冯唐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年11月

  写成长小说 拿自己开刀最方便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北京北京》是否标志着你成长写作的终结?

  冯唐(以下简称“冯”):是。关于我的故事,该说的差不多都说完了。

  青周:既然是你自己的成长经历,三部小说里的情节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虚构的?

  冯:就像郑板桥说的,画到神情飘没处,更无真相有真魂。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是想追求100%真实,我写的时候不管编辑删不删,先自己写高兴了算。当然,如果没达到100%真实,第一是水平问题,因为真相有时候只能逼近,很难完全表达出来;第二,为了突出那个“真魂”,里面会有一些夸张和想象。打个比方,真相就在那里,但得通过望远镜才能看清,而不是自己的肉眼。

  青周:内地某网站已经连载了《北京北京》,很多读者看完后认为你的小说太过自我了。

  冯:我是学医的,经常解剖尸体做实验。虽然是为了了解全人类的身体结构,但也只能解剖一具。我认为,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最好的那具尸体就是他自己。拿自己来理解在这个年龄、这个成长过程中那些通常人要经历的事情。我的小说就是这样。

  青周:小说开始的第一句话:“我要做个小说家,我欠老天十个长篇小说,长生不老的小说……”这是你的想法吧。

  冯:这是理想,不见得能实现,呵呵。

  青周:《北京北京》之前先在台湾出版,但换了个名字叫《三日,十四夜》,《北京北京》的书名是你自己起的吗?有什么用意吧。

  冯:台湾的出版社出得快些,他们选了其中一个章节的名字。但是我还是喜欢《北京北京》这个名字,这是我自己起的。

  其实,最早我想把工作之前的所有经历全都写在最后一本书里,分上下部出版。上部写医学院后期,看病临床什么的;下部写在美国读MBA的生活。后来,写着写着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忌讳:很多作家经常想把自己想表达的所有东西都放到一部作品里面,就像我最开始写《万物生长》的时候,也想把这15年的故事全部写进去。但后来我发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北京北京》这本书,写完北京的故事以后,其味道基本已经尽了,如果再写美国的故事,那逻辑和气理就断了。本来起步、小高潮、再高潮、收尾,正好,要是再起步就有问题。所以,后来我就处理了一下,在《北京北京》里面第一章写在北京燕雀楼喝酒,最后一章用倒叙的方式直接写我从美国回来到北京出书,从北京到北京,所以叫《北京北京》。

  不停变换角色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

  青周:你的成长经历很有意思,从小系统地阅读了中外文学名著,有很强的文字功底,但却没有选择文科;在医科大学苦苦学了8年医学,毕业之后一天医生没当跑到美国读了个MBA。回国后在麦肯锡干管理咨询,又兼职当作家,两三年出一部畅销作品。你不停地变化角色,是因为不屑于自己已有的才能,还是天生就是个喜欢动荡的人。

《北京北京》从北京出发,以北京结束———

  冯唐,被誉为“70年代文字第一人”,他的最新作品《北京北京》被文学评论家李敬泽称为是今年真正打动他的三部作品之一。另外两部是刘震云的《我叫刘跃进》和李师江的《福寿春》。

  《北京北京》,是冯唐的小说系列“万物生长三部曲”的第三部,依然是用他特有的男性荷尔蒙味道讲述自己的成长故事,与之前的《万物生长》、《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形成一体。冯唐告诉记者,“《北京北京》将是我最后一部基于自己经历的长篇。”

  12月8日,记者和冯唐在电话里聊了聊他的《北京北京》。

  作者:冯唐

  出版社:重庆出版社

  出版时间:2007年11月

  写成长小说 拿自己开刀最方便

  青年周末(以下简称“青周”):《北京北京》是否标志着你成长写作的终结?

  冯唐(以下简称“冯”):是。关于我的故事,该说的差不多都说完了。

  青周:既然是你自己的成长经历,三部小说里的情节有多少是真的,多少是虚构的?

  冯:就像郑板桥说的,画到神情飘没处,更无真相有真魂。从这个角度来说,我是想追求100%真实,我写的时候不管编辑删不删,先自己写高兴了算。当然,如果没达到100%真实,第一是水平问题,因为真相有时候只能逼近,很难完全表达出来;第二,为了突出那个“真魂”,里面会有一些夸张和想象。打个比方,真相就在那里,但得通过望远镜才能看清,而不是自己的肉眼。

  青周:内地某网站已经连载了《北京北京》,很多读者看完后认为你的小说太过自我了。

  冯:我是学医的,经常解剖尸体做实验。虽然是为了了解全人类的身体结构,但也只能解剖一具。我认为,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最好的那具尸体就是他自己。拿自己来理解在这个年龄、这个成长过程中那些通常人要经历的事情。我的小说就是这样。

  青周:小说开始的第一句话:“我要做个小说家,我欠老天十个长篇小说,长生不老的小说……”这是你的想法吧。

  冯:这是理想,不见得能实现,呵呵。

  青周:《北京北京》之前先在台湾出版,但换了个名字叫《三日,十四夜》,《北京北京》的书名是你自己起的吗?有什么用意吧。

  冯:台湾的出版社出得快些,他们选了其中一个章节的名字。但是我还是喜欢《北京北京》这个名字,这是我自己起的。

  其实,最早我想把工作之前的所有经历全都写在最后一本书里,分上下部出版。上部写医学院后期,看病临床什么的;下部写在美国读MBA的生活。后来,写着写着就发现自己犯了一个忌讳:很多作家经常想把自己想表达的所有东西都放到一部作品里面,就像我最开始写《万物生长》的时候,也想把这15年的故事全部写进去。但后来我发现这是根本不可能的。《北京北京》这本书,写完北京的故事以后,其味道基本已经尽了,如果再写美国的故事,那逻辑和气理就断了。本来起步、小高潮、再高潮、收尾,正好,要是再起步就有问题。所以,后来我就处理了一下,在《北京北京》里面第一章写在北京燕雀楼喝酒,最后一章用倒叙的方式直接写我从美国回来到北京出书,从北京到北京,所以叫《北京北京》。

  不停变换角色

  我不知道该干什么

  青周:你的成长经历很有意思,从小系统地阅读了中外文学名著,有很强的文字功底,但却没有选择文科;在医科大学苦苦学了8年医学,毕业之后一天医生没当跑到美国读了个MBA。回国后在麦肯锡干管理咨询,又兼职当作家,两三年出一部畅销作品。你不停地变化角色,是因为不屑于自己已有的才能,还是天生就是个喜欢动荡的人。

  冯:也不是,主要是不太懂该干什么。我比较容易烦,容易感觉无聊。不学文科是因为觉得文科没什么可学的;但是纯数理化我又没天分,自知学不出来,就剩下学医了。

  虽然我最后也没当医生,但是学医这8年对我后来写作非常有好处:第一,人物分析比较强。这个人生理上是什么样子,他心理上会反映出什么样子,这个我比其他作家要清楚得多,至少观点会独到一些;第二,我经历了西医科学系统的训练,它教了我如何定义问题,分析问题,收集数据,如何表达,这对我写作也很有帮助。

  后来转去美国学商,第一是因为学医太闷了,没什么可变化的;第二是因为死人太多了,我临床看了3年的妇科肿瘤病,六十多个病人死了一半,我当时觉得不论怎么都是死,不知道自己当医生干吗呢!

  青周:你现在在麦肯锡做咨询管理,繁忙的“金领”生活,哪有时间闭门造字?

  冯:那句话怎么说的,时间就像乳沟,挤一挤总是有的,呵呵。我是对自己比较狠的人,一周工作要80个小时。但我每年有四周带薪假,平时再请点假,赶一赶,两三年还是能出一部作品的。

  青周:你没想过辞职做专业作家吗?

  冯:我一直有些抵触。作者,除非是博尔赫兹那种玩文字游戏的作家,不用怎么接触生活,不然都得有份其他的工作。我理解的文章应该是一种表达,不是全部,而是最后一步,你要边生活、边读书、边写作。

  青周:成长经历已经写完了,接下来写点什么呢?

  冯:关于历史方面的吧,我一直很喜欢。还有就是写一部长篇——《垂杨柳》,那是我从小居住的地方。写我老妈的一生,解放、文革、改革开放。我打算单数页抄一些1949年~2009年的《人民日报》,双数页就让我妈唠叨唠叨,评论一下,她的话就能把读者逗死。我在文字上的幽默感多数来源于我老妈。


<< 冯唐:读书四重奏
冯唐:小说对于我意味着长生不老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