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首页 > 媒体报道


冯唐:读书是惟一享受的事情

新京报


来源:新京报 发布时间:2007-04-24

  刘玮: 一个青年作家的读书四重奏,傻读、趣读、精读、惯读

  冯唐男,1971年生于北京。协和医科大学临床医学博士,妇科肿瘤专业,美国Emory大学工商管理硕士。现居香港,就职于麦肯锡公司(McKinsey&Co.),从事旧时被称为军师、幕僚或师爷的工作。已出版长篇小说《万物生长》、《十八岁给我一个姑娘》、《欢喜》等,即将出版长篇小说《北京北京》。

  傻读倒背如流地读书

  冯唐小的时候喜欢读古书,他说1980年以前没有啥书可以看,能买得着的书都是古书。像《全唐诗》、《鲁迅全集》都是他上小学的时候读过的,而冯唐选择读这些书的理由则有点“拽”,“因为小时候就觉得读书就要读最好的,想看看最牛的书自己能不能看懂。那时候老师说鲁迅是最好的作家,所以就想看。”最开始冯唐看鲁迅的书是一些杂文集,到了高中以后,他渐渐不大喜欢特别激烈的东西了,反而喜欢《朝花夕拾》这一类作品。鲁迅的作品都看过之后,冯唐觉得最好的作品不是《孔乙己》、《狂人日记》这种大名鼎鼎的作品,而是《故事新编》中的一些历史故事。

  初中的时候,冯唐开始看一些文人写的书评,并根据他们介绍的书籍来选择阅读,郑振铎、曹聚仁、唐弢、朱自清、叶灵凤都是这个时期影响冯唐的作家,冯唐依据他们的介绍,把五四前的书读了不少,其中《前四史》、《唐宋杂文》读的最多。

  高中时,冯唐开始读《经史集》和《十三经》,那个时候因为还在上学,没什么钱,《十三经》一本本地要买够十三本没有那么多钱,冯唐就买了中华书局出的注解版来读,在他看来,这些书翻一下,明白个大概就够用了,“我从来不觉得把书读得能记忆清晰是一件多了不起的事,我觉得倒背如流是特别傻的一件事。”

  在中学时代,冯唐还做过一件特别“好学生”的事情,就是读英文原版小说。为了学习英语,冯唐开始读大量的英文原版小说,那个时候他经常到王府井的外文书店买英文书,那里有原版小说的影印本,很便宜,《简爱》、《呼啸山庄》、《傲慢与偏见》都是冯唐在那个时候读过的书。

  趣读喜欢古龙的极简主义

  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冯唐也曾经是个“武侠迷”,初中的时候他读了不少古龙、金庸的小说。最早冯唐是在《羊城晚报》上看的《七剑下天山》的连载,当时的感觉就是看连载太不过瘾了!那个时候冯唐家的邻居孩子有两大箱的武侠小说,一共有二三百本,冯唐就借着都看完了,“当时真是觉得去外面玩有什么好玩的啊!觉得再好玩的东西都无所谓了,看这些书时间刷刷地就过去了。”看过这些书之后,冯唐的感觉就是,看了古龙的之后觉得金庸的没法看了,看了金庸的又觉得梁羽生的没法看了。

  冯唐喜欢古龙,觉得古龙的想像力特别瑰丽、嚣张,同时也离现实更远,《大人物》、《七种武器》、《楚留香》都是冯唐喜欢的作品。至于金庸,冯唐则认为金庸适合写短作品,而不是长篇的,他比较喜欢的金庸小说是《侠客行》,觉得它完整、不拖沓。上大学的时候,冯唐曾经写假金庸、假古龙卖钱给女朋友买蓝布裙子穿,他说,自己学古龙学得最像,“因为我也崇尚极简主义,少就是多,少就是好。”

  精读和亨利·米勒的内心共鸣

  大学时代,除了医学的专业书籍外,冯唐读的书都是历史书和英文书,亨利·米勒是他最喜欢的作家,冯唐觉得他是才情和文字兼备的作家,“亨利·米勒的元气特别足,语言好,很澎湃、漂亮。你看他的英文小说很难想像,这么一个不是在英国本土长大的作家,能把英文表述这么向前推进。”其中冯唐最喜欢亨利·米勒的《北回归线》,觉得这是一部“没开头没结尾”的作品,说白了,就是没有结构,“但是他写得爽,比如一部电影,没有故事,你跟着看了三四个小时,它也一定有它的独到之处,就是在人心的深处产生了共鸣。”

  《古汉语常用字字典》和梁实秋编的英文字典也是冯唐最常翻阅的书籍,“因为小时候看书遇到不认识的字喜欢蒙意思,所以对于很多字的理解都是错误的,现在则习惯查字典了。”冯唐看的次数最多的一本书是曾国藩的《曾国藩言录》,冯唐觉得很多在生活、工作中困扰他的问题在这部书中都能得到解答,比如自己想偷懒,曾国藩说,不行,人太懒,要把懒筋除掉,每天要记日记、读十页书,再忙也要坚持。还有,自己有时候会有一些功利心,曾国藩说,能督促人成事的有两类情况,一类是有所迫,一类是有所贪:“天下事,有所利有所贪者成其半,有所激有所逼者成其半。”冯唐说,他自己眼里无光,心里无火,因此,也是个不成事的东西。

  惯读体会文字的力量

  冯唐说,读书的目的一是为了写文章有所收获,再就是可以使自己的人生观塑造得更加完善,如果一本书不能起到这两种作用,就可以不用读了,除非是纯娱乐的书籍。就算是武侠小说,冯唐也认为它对自己的人生观是有影响的,比如其中提到的“朋友妻不可欺”“女人如衣服”等观点,都帮冯唐解决了某个时期的“心灵困扰”。

  冯唐很少看当代作家的作品,他觉得一个小说家如果看问题的角度和普通人一样,那就要求太低了,需要用另一种角度、别人想像不出来的方式表达才好。对于文字的鉴赏,冯唐说,他很小的时候,就体会到文字的力量,什么样的文字是绝妙好词,随便翻起《诗经》:“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就想起了喜欢过的那个姑娘,“她常穿一条蓝布裙子。她从不用香水,但是味道很好,我分不清是她身子的味道还是她裙子的味道,反正是她的味道。”冯唐看《资治通鉴》,体会到的是战是和,“是用姓王的胖子还是用姓李的瘸子,掩卷思量,洞若观火。继续看下去,按我的建议做的君王,都兵强马壮。没按我的建议做的,都垂泪对宫娥。”

  虽然冯唐有满满一屋的书,但是他的书从来不外借,他的书“可以送不能借”。如果有朋友想借他的哪本书,他会特意再去买一本给他。但是如果去了朋友家,看到有自己喜欢的书,冯唐则会不客气地借回来,一般以后看到同样的就会买回来,把借的书再还给朋友。

  冯唐说,喜欢读书,其实就是好奇,喜欢看别人是怎么想的。对于从小养成的读书的习惯,冯唐说,“像我那个时代的小孩子确实比现在的小孩耐心多一些,那时候没有游戏,没有电视,看书就成了惟一享受的事情。”

 

责任编辑:孙杰


<< 德国图书周明开办中德作家文学对话
“华语文学传媒盛典”提名名单揭晓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