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首页 > 批判冯唐


我走在“迎评”的大道上看到冯唐

猪小猫


我走在“迎评”的大道上看到冯唐

别人走在希望的大道上,大步向前,而我走在“迎评”的大道上,看到冯唐,靠近希望!

——题记

“迎评”,“迎评促建”,“三件大事”,全校师生第一次动员大会,全校师生第二次动员大会——“迎评”工作正在进行中,希望正在靠近!

前几天听到一个笑话,一头牛很忧心地对另外一头牛说:“最近流行疯牛病,我们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传染了。”另一头牛很疑惑地说:“被传染?我们是袋鼠啊!”——它已经疯了!

我现在都有点害怕。我怕我会在听到我们学校要进行第三次全校师生动员大会的时候说:“动员?是庆祝吧!我们早就‘升大’了啊!”——那我也疯了。

其实“迎评”并不坏,原因由两点:第一,“迎评”不坏;第二,“迎评”真的不坏!坏的只是我在“迎评”的看到了冯唐,看到了他的《猪和蝴蝶》。我走在“迎评”大道上,看到冯唐,于是我哭笑不得。

冯唐在医学院的时候为了让小白老鼠理解中国现代读书人的处境,上午给它听崔健,下午给它听莫扎特,一三五给它听《枪和玫瑰》,二四六给它听瞎子阿炳,星期天不休息听新闻联播。三个月后,小白老鼠疯了。

如果让小白老鼠走上“迎评”的大道——上午给它讲《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上册,下午给它讲《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下册,一三五让它参加班级动员大会,二四六让它参加年级动员大会,星期天不休息,让它参加全校动员大会。法定节假日上街逛逛还要请假。晚上不能呆在寝室,必须出去晃荡。有什么冲动的时候也不能在学校里咋样,老师对咱说:“坚持一下!”我想小白老鼠要是这样,三天,就铁定玩儿完了。

现在我走在“迎评”的大道上。每天听的是“迎评”,看的是“迎评”,念的是“迎评”,背的是“迎评”,想的是“迎评”。不仅仅是我们想,老师也想,想得老师都说,宁愿出交通事故,不愿出教学事故。真是和冯梦龙的《挂枝儿》一样好,“怎如得俺行儿里坐儿里茶儿里饭儿里梦儿里醒儿里醉儿里想得你好慌!”可是我到现在还是没有疯,没有玩儿完。这充分说明我比小白老鼠来得高级。

在“迎评”的大道上我刚刚巧看到了冯唐,看得我心花怒放。冯唐说:“时间是一锅浓汤,我的生命就是一只苍蝇。”他还说:“尽管我只是一只渺小的苍蝇,我要怀着对未知的敬畏和期待,飞进那锅浓汤里,试着坏了它……”

我看到冯唐,看得心里痒痒的,看得我也想做一只渺小的苍蝇,飞进“迎评” 这锅浓汤里,看看能不能坏了它。

不过我哪有人家冯唐牛逼啊。人家是协和医科大学医学博士,美国EMORY大学MBS啊。我呢?我只不过是重庆邮电学院法学院的学生,学的是将来很有前途的“信息法学”。

况且老师说:“你们一定要坚持啊。”老师还说,你们不能因为一个人影响全校一万多师生啊,也不能影响我们那些已经毕业的优秀的学姐学长啊……是啊是啊,我不能这样不会做人啊!所以我还是要背《本科教学工作水平评估》上下册,不迟到,不早退,按时参加全校动员大会,在法定节假日先请好假再去逛逛街,我还是不做一只渺小的苍蝇了,我还是在“迎评”的大道上一步一个脚印地大步向前吧!

我就这样看着冯唐走在“迎评”的大道上。我在这个时候遇到冯唐真是一种幸运。这样至少能让我走在“迎评”的大道上,一边走,一边靠近希望!


<< 二十四岁的我想起十八岁的我和八岁的我
假期我读冯唐 >>


首页 我是冯唐 冯唐小说 冯唐随笔 冯唐博客 微博 媒体报道 批判冯唐 链接 留言 联系
© Copyright by Fengt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